当前位置: 首页    特别关注    正文

初心如雪,格陵终有路——记写小说的生物老师薛璐

她是生物女博士,也是大学女教师。她写小说,自2009年出版第一部著作《大爱晚成》之后,又陆续出版了《废物们:给失败者的情书》《你迟到了许多年》《殊途同爱》。她的小说以文风细腻、节奏轻快闻名。习惯用犀利的文笔描绘人物的性格,几个故事似有若无编织出一张精密的网。她甚至架空创造了一座城市----格陵,并在一个个故事描绘中让这座城市鲜活明晰,让人心向往之。她就是“金陵雪”,本名薛璐。

源于热爱,成于坚持

在薛璐身上,看不到热衷名利的态度,她低调淡然,认真地教书做科研,安静地写小说。在现实生活中,同事面前的她就是一名认真工作的大学老师,然而在文字世界里,她多变,无拘无束。爱因斯坦说过苦和甜来自外界,坚强则来自内心,来自一个人的自我努力。写作是一个内敛的过程,你写的东西一开始是不会立刻有人看的,特别是现在信息爆炸的年代,网上那么多作品,要想脱颖而出是很难的,没有人看没有人认可,你可能会感到孤独、寂寞,但是要及时调整心态再去做这种事情,否则会浮躁,写作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看的。“回归到写作的初心,讲好自己的故事,不要浮躁,沉淀下来。”薛璐给我们讲了她珍贵的的写作心路历程和经验。写的最轻松的一部作品是《殊途同爱》,最难的一部是最近的《万食如意》,“作品涉及到一些校园霸凌,写的很沉重。”看得出来她也关注到社会,在作品中投入自己的感情。谈及成功的原因,她说的最多的是坚持:“我认识来自各行各业的作者朋友,凡是坚持下来的,现在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名气,至于没有坚持下来的,最后也都没能够有什么成果。”但是访问中她却十分谦虚“只能说小有名气”,自认为并不是像匪我思存那样的大神。她表示想尝试写软科幻文,但不是现在:“成为大神之后,就是我写什么读者都接受的时候。”薛璐说。

那么,薛璐的写作之路是怎样的?那天采访中,薛璐直言,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给她买很多书,在那个网络并不普及的年代,可以说,看书是她小时候做的最多的事,这是她对文字感兴趣的最初源头。薛璐说很庆幸自己一直遇到的都是很好的语文老师,“小学时,语文老师会告诉我们敏锐的去感受周围的世界,用文字描述出来”,“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经常会讲红楼梦”,上课的时候薛璐经常跟老师互动,课余时间她喜欢用口述的方式给同学们讲故事,得到大家的喜爱和支持。大学时薛璐尝试开始写小说,但是由于“没有太多的历练和人生沉淀”,薛璐没有写完整,但是写作的梦想并没有因此而枯萎,反而深深扎根,只等破土而出的时候。

格陵——初心是为你建一座城

“格陵和其他城市一样。有车水马龙的川流不息,也有万家灯火的温情脉脉;有士农工商的蝇营狗苟,也有贩夫走卒的自得其乐。格陵和其他城市不一样,不一样在它的芸芸众生,千人千面,有人声色犬马,醉生梦死,也有人奉公正己,困知勉行。”说起薛璐的作品,就不能不谈到“格陵”这个名字,因为它是所有的小说里故事的发生地,一座真实、理想、普通而特别的城市,它有大城市的繁华,也有小镇的安宁,但这样一个令人向往的城市,却是作者虚构架空出来的。

和‘金陵雪’一样,‘格陵’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如果说有的话,那可能就是说是“green”的音译,我希望这个城市是绿色的,是环保的。”提到“格陵”这个名字有没有特殊含义在里面,薛璐的回答是这样的。确实如她所言,“想太多反而做作”,一开始她并没有想太多,反而这样简单而纯粹的名字,像安徒生的童话一样美好。 读过薛璐的作品就会知道,这座城里面的故事主人公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它是作家薛璐为每一个人建造的城。格陵市民的故事给人感觉就是发生在身边的,这座城市可能是上海,广州,武汉,南京……但又不是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粉丝读者自称为“格陵市民”,称呼薛璐为“台长”——“格陵电视台台长”。“我不喜欢写现实中的城市”,薛璐直言,“‘格陵’并不是以任何一座城市为原型的。”它就是它,无法定义,也无法描述的特殊。创作不能脱离现实,现实生活总会是小说的素材来源,薛璐更是将现实与想象融为一体,在构建格陵市时,她“有的时候还是会化用(生活的城市)周围的地理事物或是建筑物,还有去旅游的时候,会借鉴别的城市特色的事物。”源于现实,并不会忠于现实,“因为那样写出来的东西太无聊了,没有戏剧冲突。”薛璐在《大爱晚成》中塑造的女主角薛葵是一个工作在生物研究所的博士,这和作者的职业相关程度很高,其他作品中也经常会涉及到生物、医药、安全等自己熟悉的东西。但也会有不熟悉的设定,比如《你迟到了许多年》中有关于娱乐圈的一些描写,还有“高档保安系统”的公司描写。薛璐说,会去问亲戚好友,上知网查资料,她坦言:“没写太多,担心露馅。”她的写作理念很简单,也很独特,有她自己的风格。

然而,创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样的风格和特点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她一开始在晋江写小说,喜欢写都市,到现在还在写都市,“让我写古代的我也写不出来”。薛璐作品中的角色每个都很真实很很丰满,她说:“创作的时候会设身处地的想想人物的心情和行为。”她会给自己的人物写小传,反复推敲在不同情境中不同人物说的话做的事,经常推翻前面写的,没有什么大纲,写到哪就是哪。“《你迟到了许多年》女主角钟有初的性格与她自身的资质、经历是有关系的,她很漂亮,所以做了童星,一开始就是很跳很任性的性格,后来经历了家庭变故,又变成另一种性格,再后来……”角色不是完美的,但是薛璐希望大家看到角色的时候能够有共鸣,角色成长的时候,读者也可以一起进步。

薛璐说,写作回归到初心比较重要。初心,大概原是每个人都要最美的世界,从冰山到湖泊,从山巅到村庄,从草原到庭院里那一株茶花,后来,就只剩下烟盒里的云彩,酒杯里的大海。诗人席慕蓉说,“我一直相信,生命的本相,不在表层,而是在极深极深的内里。这里的“内里”即为“初心”,它不常显露,很难用语言文字去清楚形容,只能偶尔透过直觉去感知其存在,但在遇到选择之时,在不断地衡量、判断与取舍之时,往往能感知其存在。”薛璐的“初心是用笔造一座城”,于是8年前,格陵出现了,她是城主,是台长,她在这里探索生命,探索世界,探索人性。在格陵这座美丽的城市中,她可以尽情地描绘理想的世界,留给你的也是,一座任何时候都可以憩息的城市,是心灵的家园。

文学是遥远的,教生物是本职的工作

薛璐从小就对生物学这门研究人本身,研究自然世界的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0年考入武汉大学,攻读生物技术专业。2010年硕博连读毕业后在中南民族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任教,她承担了四门本科生课程,一门研究生课程,在任教期间薛璐勤恳负责,曾获得过湖北省向上向善爱岗敬业好青年的荣誉称号。科研成就也不少,至今已经发表了十余篇SCI论文,主持过两个省部级基金项目。薛璐也参与了“生科院-武汉中原瑞德生物有限责任公司研究生工作站筹备及运行”的社会服务活动,无偿帮助指导研究生找实习工作。谈到这段经历,薛璐只是说“没有什么特别,就是自己的工作,分内的事。”

写小说是薛璐工作之余的最大爱好,有的人可能会担心她因此失彼,但是薛璐却很清楚的表示:“兴趣不能当成工作,不能混为一谈,否则会很糟糕”,谈及自己的时间规划,这位理智的淡定的女教授女博士却表示“自己也不太会规划时间,只能说,比年轻的时候更会规划了而已。”她通常在晚上写作,会提前一天把第二天的事情安排好,白天到办公室忙工作上的事情,有什么突发情况会及时处理,回到家晚上开始写作。“白天不工作的时候,可能周围环境很嘈杂,不方便写。但是可以将灵感记下来。晚上比较安静,注意力容易集中。”薛璐却不是通宵写作,“年轻的时候会熬夜,现在不会了,1点之前就会睡。”她在访问中一直强调的是自己将本职工作和爱好分得很清楚,写小说并不会耽误她的教学工作,可以看出薛璐的将业余爱好和工作都规划的井井有条。

薛璐还说,她平时和同事、同学并不会谈论自己的作品,有的也仅限于私底下网上交流。“写小说是一件很私人的东西。”她的本职工作离文学还是比较遥远的。

研究生物给薛璐带来了理性,博士学历让她知性淡然,写小说的文学热爱让她充满灵性,这样一位优雅成熟的女性坐在她整洁的办公室里,给我们讲述着她的故事。采访那天,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薛璐平易近人,提前准备好了两张凳子,我们一进门她就自己给我们摆好。没有穿外套的她见了我们,裹上了颜色淡雅温柔的围巾披肩。在她办公室干净的白色墙上,挂着一副色彩鲜艳的红带袖蝶照片。除了写小说,生活中薛璐并不无聊,她喜欢游泳,偶尔看美剧或港剧。会生活爱工作,薛璐活成了大多数人羡慕的样子。

张爱玲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我怀着这样一种心态去倾听,想知道写出那样美好的小说的作者是有着怎样不同的奇遇。得到的答案是平凡而坚持。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