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特别关注    正文

人才教育的短板效应

马上又要迎来一年一度的高考了,千万高中生以此为踏板实现蜕变,步入高校学习。每逢此时,问起考生们想要报考的院校专业,大部分人都更青睐基础学科和管理学科,只有少部分人有进入技术型学科行列的打算。长此以往,基础学科型人才和管理型人才升学比例只增不减,技术型人才招生每况愈下,而社会中职业岗位比例基本趋于稳定,因而许多大学生毕业之后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而很多技术岗位又急需人才,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就业难”与“用工荒”并存的尴尬局面。而在这矛盾背后,存在着人才教育的“傲慢与偏见”。

解铃还须系铃人

每每问起小孩子们长大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回答可能是老师、公务员、律师、科学家等等,而少有提及技术工人这些奋斗在生产第一线的岗位。对此,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李彦军老师分析,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传统教育观念的影响。家长们都有着望子成龙的美好愿望,一心盼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成为有用之人,于是便给孩子从小树立一个当管理层的远大目标。尤其是现在就业的新生力量大多是90后,这一代的孩子主要是独生子女,家长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这一个孩子的身上,因此,许多家长不顾及孩子的自身情况,盲目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目的只是为了让孩子以后能远离的蓝领职业。家长的这种做法虽然看似在教育和生活方面都给孩子提供了最好的环境,但是却限制了孩子的发展道路。另一方面是大学生的职业观念,职业的高低贵贱早已在他们心里留下了烙印。他们不愿意从事有关技术这方面的工作,一心想着登上管理层。这样一来,基础学科人才、管理型人才过剩,这就造成了人才资源的浪费和外流。然而,我国高精尖的技术型人才依旧短缺,“就业难”和“用工荒”之间的矛盾越发尖锐。

而教育观念、职业观念在家长的思维中固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对技术职业的认识不足。当问到对技术型人才的认知时,文传学院苏同学的父亲则表示自己其实没有对技术型人才有过多的了解,只是从字面上看觉得是专门研究各类软件技术的人,所以才觉得没必要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这种行业。可见,家长们对技术型人才的偏见其实就是对这一行业认识的不足。这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在他们脑海里根深蒂固,进而导致了教育方式的同化。

职业教育质量的提高刻不容缓

除了教育观念、职业观念的僵化外,我国技术型人才的短缺还跟技术教育质量较低有关。技术学院软件工程毕业生杨雨露回忆道,选择技术学院的学生大多是因为文化课成绩较差,学习风气自然也是可见一斑。另外,技术学院的教学资源也是令人堪忧。在他的学校里,软件设备不齐全,所谓的实验课大多也是被理论课征用,能真正用来自己操作的时间一学期下来是也是少之又少。虽然毕业后找了份相关的工作,但是不尽如人意,几番周折过后辞了工作在当地开了一家小餐馆。杨雨露认为,在技术学校的那几年耽误了自己,毕业后照样从头开始。

教育学院的喻永庆老师在谈到职业教育问题时说道,一是在于职业学院招生特别是在中等职业技术方面,其招生对象主要是针对未能考上普通中学的学生,所以,在生源方面会比较落后;二是职业学院办学理念不明确,一些职业院校同普通院校办学理念趋同,没有特色;三是在培养方面,职业学院在师资上,缺少双师型教师。课程上,偏重理论教学上。学生动手能力不强;最后就是在就业方面。职业学院订单式的培养与学生的兴趣、爱好脱节,往往出现用非所学,学非所用的情况。

因此,职业学院的教育体制还未能完全成熟,没有一套成熟且合适的体系培养专业的技术型人才,才导致选择了技术型专业的学生不能够做到学以致用,不能真正走上技术岗位,这对学生也无法构成有效的吸引力。

旧瓶装新酒才是硬道理

技术型人才处于社会总体劳动链环的终端,是社会物质财富的直接创造者,是社会运行过程的具体操作者,其重要性是客观存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马约尔先生在1999年的“第二届国际技术与职业教育大会”上也曾经说道:“未来,促使一个国家社会经济腾飞的骨干力量是专业技术人员。”早在20世纪末,技术人员的重要性便已经开始凸显,在二十一世纪的的今天,如果继续忽视技术型人才的培养与发展,社会发展定会受到严重影响。

为了改善招不到合适的技术人才的尴尬局面,很多企业都试图增加工薪来吸引、招揽技术人才,但这最终也是换汤不换药、治标不治本,起不到真正疗效。李彦军老师的看法,也许能有所帮助。他认为首先要要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着手,提升技术人员形象并积极引导在校学生选择技术型专业。第一,物质回报要满足技术人才的理想需求。技术人才永远都是站在生产的第一线,他们为社会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理应得到相对丰厚的回报,这样才能真正激发他们的工作热情与效率。第二,要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人的需要是物质和精神的统一,技术人员也会社会进步的推动者,他们也应该得到相应的荣誉和尊重。只有物质和精神需求都得到满足,技术人才的形象自然就会提高,选择这一行业的人才也会有相应的升高,因而使得这一方面的教育质量也会得到改善,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喻永庆老师也补充说道:“高精职业教育应该走小而精的办学之路,一对一,学徒式、导师制,这样才能真正培养高精职业人才。”

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学科型管理型人才的培养固然很重要,技术型人才的作用也不容小觑。我们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要尊重技术。别让技术成为人才教育的短板,平衡社会分工,减少人才外流,木桶才能越做越大,盛下更多的社会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