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身边典型

【党员风采】余昌权:坚守党员本色 探索“招领经”

余昌权是中南民族大学一位普通的楼管员,也是学生们评出的“洪山好人”,学生们都亲切称他为“余大叔”,因为他拾金不昧,9年来将百余件失物完璧归赵。虽然当楼栋管理员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元钱,但他说,人要知足常乐,能为学生们做点事就是他的快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楼管员的工作平凡又辛苦,但只要尽心,总能做出不凡的贡献,他就是最好的典型。

“楼管大叔”巧用“互联网+诚信”为百余手机、电脑找失主

2004年,余昌权来到中南民族大学当楼管员,2年后,他专职做起该校“15栋”教学楼的管理员。“15栋”是大教学楼,仅教室就有300余间。多年来,无数学子曾在这里目睹过“余大叔”工作的身影——或是看见他在管理各个教室钥匙的发放、回收;或是看见他在每节课后和同事一间一间地巡查教室的多媒体设备是否关好;或是看见他在深夜里等学生自习下课后,打着手电在空无一人的教室检查安全隐患、查看门窗是否锁好……就是这些平凡琐事,他已经连续干了9年。

“余大叔”把拾到的部分物品收集起来放在储物柜里方便学生认领。图片来源:武汉文明网 

9年时间里,在这一趟又一趟的检查过程中,“余大叔”拾到了学生们遗失在教室里的百余部手机、电脑等物品,累计价值近20万元,每次他都会努力找到并归还失主。

“本学期开学前两三个月我就已经捡到了手机9部,相机一台,电脑一台,我这都成失物招领所了。”余昌权这样说。在余昌权的值班室桌子上,摆放着一本失物登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笔记本电脑、银行卡、相机、手机、钱包、MP3、手表、U盘等失物明细。对于手机、钱包等价值较高的失物,“余大叔”在值班室显眼处挂了一块小黑板,标明拾到物品的日期及特征;对无法识别失主的银行卡及钥匙,“余大叔”则把它们归集到办公桌上,供学生自行认领。

在长期的工作中,余昌权还总结出一套“招领经”:若是捡到的手机可以打开,他便根据手机中失主较为亲近的家人朋友的电话联系到失主;有的手机设置了密码锁,余昌权就把内存卡取出来放在自己手机里寻找失主信息。

如何快速找到失主,余昌权也有自己的办法,他曾经捡到过一部打不开的手机,后来通过手机里一张小小的内存卡找到了远在汉口的失主,也曾通过手机里的一张证件照找到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失主。

“当我通知他们来领取手机的时候,都很惊讶我竟然能够找到他们,他们早就不抱希望了,有的都已经买了新手机。”谈起自己的经历,余昌权认为寻找失物主人也要有新方法、新尝试。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余昌权也决定用互联网为自己“服务”。60多岁的他逐渐学会借用网络寻找失主,他还经常通过BBS发布失物招领。

“失物招领:‘15栋’楼管大叔捡到一台白色索尼笔记本电脑,急待失主认领!”2014年6月,中南民族大学的学生们在校园BBS上看到这则失物招领。谁也没想到,这就是60多岁的“余大叔”发出的消息。网络传播迅速,果然没过多久,来自预科学院的失主顺利地拿回了自己的电脑。

众人不解 一个最朴素理由让他坚持9年

见到余昌权的时候,他一身朴实衣装,操着一口带有浓重武汉口音的普通话,来中南民族大学工作之前,他在农村当过村支部书记,也种过地,他家里有三个孩子,老伴在农村务农,一家生活拧拧巴巴。当了中南民族大学的楼管员后,他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千元。有人说,楼管员工作琐碎繁忙,为何还要费心做这样难办的事?余昌权则说:“看到孩子们丢了东西,就想到了自己女儿的一次经历。”

“余大叔”说起女儿失物复得的经历,还颇有感触。图片来源:武汉文明网

原来,余昌权的女儿在上学时,有一次坐车弄丢了家里给她的150元钱生活费。当时余昌权家里生活比较艰难,女儿没有告诉父亲,而是选择自己打工挣生活费。后来钱被好心人还了回来。事后,余昌权知道情况后,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余昌权说:“我一直记着这件事。这也是我为什么捡到东西后一定要找到失主的一个原因吧。他们都还是学生,丢了东西心里也不好过啊!”怀着这个最朴素的理由,余昌权为他拾到的所有物品开启了“寻亲之旅”。

2014年6月下旬,余昌权再次捡到一台白色笔记本。当别人告知他这台电脑的售价是6400元时,他欣慰地说:“幸好找到了,不然这小孩多难过啊。”

“忘年交”暖人心 他坚守岗位 学子亦深情回报

除了楼管工作,余昌权还肩负着看管学生自行车的工作。在人员进出校园高峰期,余昌权都会在自行车停放处来回巡视,督促同学们把车子摆放在合适的位置。除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时教学楼里的卫生间水管出毛病了,余昌权也会毫不犹豫地搭把手。

9年来的拾金不昧经历,让余昌权精神上收获良多。他始终坚信做好事有福报。他说:“很多学生在找回丢失的物品后都来感谢我,还有人给我送礼物,都被我退了回去。有一次,一位学生买来很多吃的给我,当时我不在值班室。后来我还是想办法还给了他。后来,他和很多孩子都会主动来跟我打招呼,大家跟朋友一样。”

余昌权与学校很多师生都已经成了“忘年交”。每当有同学或者老师和他主动打招呼时,他都很开心,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他说:“同学们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也要尽自己的能力更好地为大家服务。”

在中南民族大学举办的第三届“感动民大”颁奖典礼名单上,余昌权也名列其中,学子们在颁奖词里深情地写道:“他只是平凡大众中的平凡人,却因9年拾金不昧的坚守变得不平凡。当你从15栋楼旁走过时,遇见‘余大叔’,请叫一声‘大叔好’。在民大坚守9年的他,默默为民大付出的他,值得我们这样尊敬他。” 

文章刊登于《中国青年网》201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