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
发布时间:2018-01-19 浏览次数: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价值之轴。它既是当代世界与中国发展的共同价值追求,也是评判国际事务国际问题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顺应国际治理体系的转型发展,建设和谐世界,破解发展难题,需要精心构建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对外传播体系,不断形成和提升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

一、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意涵

国际话语权是指国际行为体通过设置话语议题、赋予话语意义、解释话语规则来阐释自身对国际事务、国际问题的认识和观点,并由此影响、改变其它国际行为体的地位和影响力。设置国际议题与国际议程,主导国际舆论,传播国家理念,参与国际事务决策,制定经济贸易规则,进行市场定价和利益分配,评议国际问题的是非曲直,构成了国际话语权的主要内容。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话语权体现了一个国家在全球治理秩序建构中的地位与影响力成为了一个国家维护国际利益、国际形象和国家安全的重要保障。

提升我国的国际话语权,让世界倾听中国的声音,离不开对国际事务与国际问题作出清晰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离不开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对外传播。突破西方话语体系,消解西方的话语“殖民”和话语霸权,尤其需要应对西方的价值观倾销与价值观外交。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作为“读懂中国的标识”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成为中国话语体系建构背后“思想之道”和“重要抓手”。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在解释、规范和指导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作用和影响力,形成了自身的国际话语权。

二、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生成

国际行为体在意识形态、经济贸易、文化传播学术交流等领域展开的话语

争锋,构成了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生成空间。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根源于世界各国之间的意识形态交锋。全球化时代,如何处理国际事务,引导国际舆论,设置国际议题,平衡国家利益国际利益,从根本上体现了一个国家处理国际关系时所秉持的社会价值观。社会价值观念作为个国家意识形态思想体系的核心内容发挥着“从权力关系的各种立场建立、培养、维护和改变世界的意义”。随着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级化的不断发展,一个国家能否真正掌握国际话语权,关键在于其对外传播的社会价值观念能否发挥对国际话语体系建构的统摄、规范和指导作用,在于其对外传播的社会价值观念能否为国际社会所认同与倡导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显现于全球经贸活动中的秩序治理更好地维护我国的国家利益,塑造“平等、公正、诚信、友善”的中国形象,建立“公正、平等、互惠”国际经济新秩序发展“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驳斥西方社会经济平等、经济自由的价值谎言,打破西方国家对于我国的发展“牺牲世界利益”“破坏全球市场秩序”惯性思维,凸显出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在国际经济治理与秩序重构中的话语权。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形成于全球文化的交融交锋之中在多元多样的世界文化场域中,一个国家能否有效地对外传播文化,维护本国的文化权益文化安全,取决于其国家文化的发展是否占据了全球文化发展的制高点,其社会价值观念是否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的认可,其社会价值观念是否拥有了相对稳固的国际话语权。坚持“文化产业走出去”,打造我国文化安全防火墙,弘扬“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中华文化精神,需要发挥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在文化传播中铸魂立魄和强基固本作用。反制西方国家对我国的话语猜忌和话语挑衅,归根结底要让全世界触摸到中华文化的根系魂魄通过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对外传播争夺全球价值标准的定义权,形成我国对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文明、人权、发展等人类共同价值的解释权和影响力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隐现于国际学术交流与知识传播活动。国际话语权一定意义上也正是以跨文化的语言表现形式,以特定的思想文化和知识成果折射出来的国际关系格局。建构中国话语体系,实现我国国际话语权建设的目标,增强中国话语体系对于国际问题的解释力,促进马克思主义的对外传播,尤其需要大力阐释和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开放性研究,开展世界范围内的价值评价,达成价值共识,厘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以及西方社会“普世”价值之间的关系,把握西方社会思潮与价值观念的理论基础、逻辑结构、表现形式、性质特点、实践结果,也都在学术层面上映现出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

三、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对外传播的话语环境

国际话语权作为一国综合国力的外在体现反映了世界各国之间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生态和军事的结构性关联。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创造了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经济奇迹,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我国的政治影响力、经济竞争力、形象亲和力和道义感召力,同时也使得西方国家利用话语权优势开展对我国的围堵和孤立等软遏制现象变得更加突出。一方面,全球治理秩序和国际关系格局的重构以及当代中国对世界发展作出的贡献我国拓展话语空间,设置话语议题,建构话语体系,促进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对外传播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还不够充分,还相对缺乏国际舆论场上话语权建设的经验与反制西方国家话语体系的能力。西方普世价值支撑的意识形态话语霸权、经济利益裹挟价值观念传播的话语范式、“西强我弱”的全球文化传播格局以及“西学东渐”之下的国际学术话语权势差,构成了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对外传播的严峻挑战。

四、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提升

话语权的形成受制于话语语境、话语参与者和话语媒介。当前,世界范围内的利益格局分化治理体系重构,形成了国际话语权争夺过程中“主体多元”、“渠道分化”、“内容分层”和“议题吸附”的鲜明特点提升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根据我国国际话语权建设的战略规划,加强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对外传播的顶层设计,遵循打牢话语基础,完善话语理论体系,提高话语传播能力,增强话语自信的基本要求坚持价值与真理、价值与规范、价值与事实相统一的理论逻辑,坚持面向重点群体、重要领域和关键问题的实践原则,围绕“设置项目、投入经费、培养人才、打造平台、营造环境、主动出击”的目标要求,文化自觉、公共外交、媒介建构、学术交流、实力转化、价值共识网络传播等方面建构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话语权提升的开放性路径。(选编自《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7年第6作者邓纯余 徐柏才系中心研究员

版权所有:中南民族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民族大道182号中南民族大学文一楼四楼

邮编:430074

技术支持:比特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