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人生哲学,品哲学人生——访思政院魅力老师熊芳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3日 00:00
作者:
访问次数:

 

作者:吕双双

  “熊是一种动物,芳草是一种植物,它们加在一起就是我——熊芳。”

   坐在熊芳老师对面,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她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时的自我介绍。的确,很有个性的名字,一“熊”一“草”,一动一静,富有哲理。她的生活也确实无法与哲学分道扬镳:马克思人学思想是她的主攻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她的主授课程。当“人”与“哲学”相遇,就如同“熊”与“芳草”的相遇,妙趣横生中便演绎着熊芳和她的哲学人生。

熊 芳,广西壮族人,中共党员,博士,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200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学和研究工作。   

坦率对万乘,偈答无所避

   “清高”一词最初是用来形容文人的,并不是如今的孤芳自赏之意,而是清净高远之追求。我更喜欢它的古义,恰恰体现了智者治学的风骨。以这种态度生活的人,是不会专注于世俗名利的,熊芳老师亦是这样的“清高者”。只是她对于荣誉的那份坦然,还是着实令我吃惊不已。

“每个教研室有两位教师参赛,总共也就十几个人,我只不过是十几分之一而已。”这是她对于自己在思政院第五届教学竞赛中获得第一名的描述,“而且很多讲课很好、资历颇深的老师都没参赛,我在里面还算是个‘老教师’。”

   与她这种轻描淡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对治学的重视。

走近她的办公室,感受最深的不会是她在键盘上无停歇的敲打,不会是那张供中午休息的简易床,而是一桌子的书,是她为写论文而做的准备工作。笔者当时打趣道:“老师,我们写文章比您快多了,一周能写好几篇。”

“是啊,我也发现了,光是这一点我就很羡慕你们。你们写文章的确比我们快得多,有时候我们得用好几个星期写。我有篇文章都写了有半年了。”老师这样朴素的一席话,却让我思绪翻腾:作为一名博士写论文尚如此“费力”,我们“初生牛犊”何来“快”之所言哉?

“你们写的那么快,不会是从网上粘贴来的吧?在你们这个年纪,不害怕使用别人的好观点,关键看你是原封不动的用还是有自己思想融入的借鉴。你读一篇文章,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理解,把自己的想法、理解融入进去,就是有自己的观点了嘛。当然,这需要一个自我训练过程。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

   熊方老师的博士论文《毛泽东眼中的人——毛泽东人学思想解读》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后,于2007年获得湖北省第五届社科优秀成果(著作类)三等奖。今天,她集妻子、母亲、女儿、大学老师、硕导于一身,付出的汗水自然要比别人多一些。她常常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为了抢在2岁儿子睡醒之前“逃”出家门。当我们到1号楼的511教室上课,经过510的“原理”教研室时,总能看到熊芳老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忙碌。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熊芳老师的课,让人终生难忘。她不仅将枯燥的哲学讲得生动有趣,更是能传递人生的哲学。因此,她也是思政院同学们最喜欢的老师之一。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传道是最基本的,既然我是老师,我就尽力做好,这也是岗位职责的基本要求,毕竟我还不想被同学‘赶下’讲台呀。解惑也是职责之一,因此我就希望在课堂上尽量多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尤其是给女孩子,因为我也是女性。”

为人师,熊芳老师就是用那份责任书写着这个“人”字。

  她常说:“愿不愿意干好那是态度问题,能不能干好是能力的问题。我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去做,力图让听我的课的同学们每次都有所收获。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那就是我的能力问题了。但我相信,只要我带着努力去做,这种能力就会不断地增长。”

   的确,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论做什么,贵在认真,贵在“责任”二字。

   在采访的最后,熊方老师送出了对广大同学的愿景“大学是一个‘成人’的阶段,学是自己使自己‘成人’的过程。此处‘成人’乃一动词,它并不代表18岁这个数字,而是表示使自己所招致的不成熟状态,是一个心智成熟的自立过程。希望同学们在大学里能够通过不同的课程、不同的实践活动,获得丰富的体验,训练思维方式,培养多种能力,树立起美好的愿景,让这四年成为我们成长史。大学毕业时我们应该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我们应该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态走向社会。”

  天地一沙鸥,江城一熊芳。明天的她仍将走上讲台,释放魅力;明天的她仍将对话先哲,碰撞思想;明天的她仍将坦荡自如,潜心治学。

 

(编辑:赵  来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