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校友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知名校友>正文
闪光的青春 永恒的记忆——记新闻系98级宁军林校友——记新闻系98级宁军林校友
2013-07-14 管理员 

    宁军林,男,汉族,广西陆川人。2002年毕业于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新闻专业,当年进入《玉林日报》担任要闻部记者,发稿1000多篇,其中60多篇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计划生育好新闻奖”、“玉林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好新闻奖”和《玉林日报》“每周好稿奖”等。其消息《玉林军民奋勇扑灭一起山林大火》和《6.75公斤!“重量级”巨婴在玉林诞生》分别获得第19届中国地市报新闻奖一等奖、三等奖,通讯《生命在平凡中闪光》获第19届中国地市报新闻奖二等奖,通讯《烈火丹心铸忠魂》获2004年度广西新闻奖三等奖。

2005年7月1日下午,在一次有关交通事故的报道中,宁军林不幸地离开了我们。花儿谢了,春天还会来;人走了,事迹永流传。

    勤奋的采蜜人

     2002年,玉林日报社公开招聘一批新闻采编人员,他应聘成功,从此加入到报社的采编群体。带着对新闻工作的一腔挚爱,宁军林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之中。凭着自己的勤奋,他很快就胜任了本职工作。

     宁军林是《玉林日报》社最勤奋的年轻记者。在遇难前一天2005年6月30日的《玉林日报》上,他就有4篇稿件见报,并有3篇上了头版。其实他刚刚到报社时的2002年下半年写得还更多,有时一天的报纸每个版面都有他的稿件。

   “宁军林搞新闻并没有过人的天赋,但可宝贵的就是他的勤勉、谦逊和诚实。”《玉林日报》新闻部副主任陈俐说道。根据陈副主任介绍,宁军林2002年刚到报社的时候,她还没有记住他的形象,却先记住了名字,因为他的名字总会在同一张报纸上的多篇稿件上出现。

    在报社工作的三年时间里,他参与完成了许多重大宣传报道任务。有一次,某派出所打掉了一个“六合彩赌博团伙。为了争取时间,他连饭也顾不上吃,就立即赶到派出所找人采访。一直忙到下午3时多,采访完成后狼吞虎咽地吃了一碗米粉,他又赶回报社写稿了。

    报社没有统一安排任务的时候,他就主动筛选新闻题材,深入基层采访,玉林的各个县(市)区都留下了他的足印,办公室里常有他忙忙碌碌赶稿的身影,犹如采花的蜜蜂一样辛勤飞舞。

    实干的好记者

     3年摸爬滚打,宁军林已经是一位成熟的老记者了。总编办公室副主任范一伟介绍,宁军林是报社发稿最多的记者之一,三年时间总共发稿1769多篇,平均每天都有一篇两篇,最多时一个月达到50多篇。许多记者都笑称,哪一天的《玉林日报》没有宁军林的名字,那绝对是一条新闻。

     总编办主任韦剑这样评价宁军林:“工作中的军林勤奋刻苦,责任心强,十分敬业。每次安排军林兄弟采访报道市里的会议和领导活动,军林兄弟临走前都打电话向我核实时间、地点,我还曾多次责怪他记忆力太差。现在回想起来,那不是军林记忆力差,而是对工作的极端负责,是我错怪了他。”

   “每次安排采访任务他都是无条件地接受,从来不拒绝,不管是多难多急的采访任务。”谈起宁军林,总编办公室副主任范一伟发出这样的感慨,“记得有一个会议代表下乡考察活动,由于活动的时间长(4、5天),又跨双休日,刚参加活动采访回来的宁军林在总编办看见我找了几个记者都没安排下来,就主动地请求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有,别人最头痛采访报道全国全区电视电话会议,可他也从来没有拒绝过。”

    谦虚的“无冕王”

    玉林日报社新闻部副主任陈俐说:“我一次又一次地公开指责他粗心大意,稿件错漏多,他总是笑笑不语,我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后来,夜班室里多了他的身影,错字漏字少了。”

宁军林的一位朋友回忆,“2004年他采访玉州公安分局侦破一起杀人案回来,连夜赶稿,都已经是三更四夜了,还打电话找我,说是有些玉林方言听得不是很明白,向我核对一些情节。过后我想,要是换了别人,做事不一定能象他这么较真和虚心。平时,我们之间要是三五天没有联系,他就会主动给我电话嘘寒问暖,提醒我有新闻好料记得通知他,在采访或是斟酌稿件时,他经常主动和我沟通商量。”

    他的同事朋友都认为,虽然宁军林也属“无冕之王”行列中的一员,但他从不仗势欺人,从不以权谋私。他这种恪守职业道德,严守工作纪律的品行,甚称楷模,令人佩服。一位朋友由于从开始接触他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骑用着那辆破旧不堪的烂单车。全车锈迹斑斑,“五脏”不俱。后来,实在于心不忍,提仪他该“鸟枪换炮”了,并表示如有不便,可以帮他一把。但宁军林始终谢绝了朋友的一片善意。宁军林说:“工作之余我们是朋友加兄弟,但工作上你是我的采访对象。如果我接受了你的好心,有以权谋私之嫌,也容易使别人误以为我是趁机敲竹杠,所以不能这么做。”

    细心的好老师

    玉林师范学院的学生、宁军林的实习生黄绵寅给我们讲了有关宁军林的一些故事。

一年暑假,黄绵寅和两个同学到报社去实习。黄绵寅想在编辑部里找宁军林,可每次走到他的电脑桌前,看到的只有空空的桌子,桌面上摆放着整齐的稿件,暗暗佩服他能在繁忙的采访之余还不忘整理自己的桌面。坐在旁边的编辑老师总是告诉他们宁老师采访去了。而见到宁老师的时候,也往往是他最忙的时候,写稿、赶稿!忙着把人民的心声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出去,忙着把人民的疾苦写出来引起社会的关注,以得到及时的解决!

开始的时候,黄绵寅和同学把手中的稿件拿给宁老师看的时候很担心他会不会连看也不看?可是,宁军林没有,他总是放下自己正在写着的稿子或者手中正在干的活,热情地招呼实习生。更多的时候,他是对语重心长地对实习生讲解,怎样采访、如何处理材料、如何构思、如何表达、怎样才有新意等等。看到实习生发表了稿件,他又告诫大家不要骄傲,要保持一颗平衡的心态。

    简朴的“农村娃”

    在2005年,宁军林有四个愿望:一是多写稿,二是买部数码相机,三是打算今年结婚,四是买辆摩托车。他同事说,他那辆自行车是全中国记者骑的最破的一辆,全车锈迹斑斑,五脏不俱。他却戏称那样用着省心,丢在哪都没人捡。

    同事对宁军林这个文字记者提出了要求:“买台相机罢,文章配上图片,生动性增加何止一倍!”“那东西贵呀!”宁军林这样说的时候,眼里都带着些许遗憾。当他将一台崭新的数码照相机端在同事面前时,说:“加上相机的后期配置,差不多搞掉了三千元!”要知道,工作三年来,他都是在用稿费来还他读大学时的助学贷款。原来我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拼命,别人不愿意接的任务,他都接。他乡下老家里的房屋,破得不能住人;他的采访交通工具,是一辆破得没人偷的自行车;他的梦想很多,但他还是先还清了贷款才考虑其他的事。

他家生活异常的清贫。父亲在他考上大学前就因病早逝。他后来读大学的费用,全是靠妈妈大哥大姐弟弟东拼西凑来筹措,但由于条件有限,筹来的钱也只够他起码的生活费用,而每期的学杂费就全靠向信用社借。这些费用,据他对我说,出来工作两三年,省吃俭用地还,到现在还欠好几千元。

杨柳青时忆故人

    2005年7月1日下午,大风狂刮、乌云密布,在广西玉林城区的名山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急速行驶的大客车像饿虎一般把一辆采访车紧紧“咬住”,采访车上《玉林日报》和玉林电视台的两名记者当场殉职。就这样,刚毕业三年的他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了我们……

编辑傅雷鸣说:“听到宁军林出事的一刹那,人惊呆了,眼睛也顿时被一层薄雾笼住。一瞬间,脑中闪过与之共事的朝朝暮暮……他一直是我所负责编辑的社会新闻版块的主要供稿者。对许多人而言,写社会新闻,奔波劳累却无利可图,不能像到机关单位去采访,至少能喝上一杯茶,而危险却可能随时降临。然而,宁军林却乐此不疲地采写着读者关注的稿件,这让我非常感激,也非常钦佩。”

   一些记者回忆到,7月1号上午宁学长匆匆跟着市长调研下午又有一个会议等着, 中午一点多了他加班写完了上午的稿件,匆匆与其他记者打了个招呼又开始了新的采访。他走时电脑没有关机,只锁了密码,是准备回来马上写稿的,大家知道他出事后没人忍心去替他关机,仿佛他还会回来,还会坐下来写稿。

在记者即将离开报社时,总编办公室范副主任找出了几大本获奖证书,这些获奖证书都是刚颁发的,上面全是宁学长的名字。可惜的是,“他永远都无法亲身捧回这些证书了。” 范副主任动情地说。

                                                                                   记者 卢玉平 罗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