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校友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知名校友>正文
青春洒在小镇上 悠悠资教万里情——记文学院01级崔志荣
2013-07-13 管理员 

 

    崔志荣,女,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人。2005年毕业于我校文学院中文专业,同年9月参加湖北省教育厅第二批“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成为当年选派的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本科毕业生到农村乡镇中学任教大军中的一员。任教于随州市曾都区吴山镇二中,任初一年级英语老师(后因工作突出调往同镇一中),于2006年9月被评为“曾都区优秀教师”,服务期为三年……

    2007年4月1日晚上8点,为响应省教育厅的号召,“优秀资教生崔志荣报告会”在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举行。拥簇着鲜花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文学院2001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崔志荣开始讲述了自己资教生活中的苦与乐。

 

    她紧跟他人的足迹背上行囊!

    崔志荣是湖北省第二批参加“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的。然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并非易事。因为在很多人的心中,农村的“土壤”太过贫瘠,怎样才能在这土地上生根发芽?这样的忧虑,曾经长存在崔志荣父亲的脑海中。
2005年6月,崔志荣和同学们一道背起行囊告别了生活四年的校园,却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在呼和浩特一家贵族学校工作。她选择了资教!当她小心翼翼地把决定告诉父母时,父亲反应强烈,坚决反对,还给她留下话:“你马上给我回来,即使回家种田我也不会让你去资教!”。父亲态度坚决,亲戚们也极力劝阻。以“情”晓之,以“理”动之,却改变不了崔志荣一心资教的念头。

   “既然父亲也希望我教书,在哪教都一样啊。如果是在农村工作,远离喧嚣,那反而更好。” 崔志荣这样告诉自己。虽然父亲一直表示反对,但是,当民办教师二十几年的母亲却在心里默默的支持她,这让她犹如吃下了颗定心丸。然而,父亲却给自己疼爱的女儿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你执意要去,那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这让崔志荣左右为难。经过再三考虑,2005年9月,崔志荣还是和一名来自襄樊学院的资教生一起,按时到随州市教育局报道。
工作后的第一个暑假到了,崔志荣终于觅得休息的时间,然而这次回家却让她度过一个非常不愉快的暑假。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一直板着面孔,对她不理不睬。当崔志荣再次踏上资教行程,父亲都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坐在回校的车上,崔志荣终于忍不住无言泪流。

    在农村,受累是必然的!

    崔志荣资教的地点是随州市曾都区吴山镇二中。吴山镇是随州最小、较偏僻的一个小镇,加上交通不便利,去一躺县城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

即使做了最坏的打算,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刚到学校时,望着破旧的教学楼、食堂,潮湿的教工宿舍,心里依然免不了沉重起来。学校刚开始给崔志荣安排的宿舍在学校寝室的一楼,不通风,房间内异常潮湿。后来,学校领导让另外一位女老师与她调换,房间在二楼,稍微能通风,学校还请人稍微装修了一下,对此,崔志荣已经觉得自己受到了相当的优待。

    崔志荣在学校带初一两个班的英语课,每个班70多人,狭窄的教室承载着不一般的希望。在刚开始的日子里,崔志荣要面对两大难题:一是自己缺少教学经验,二是学生的英语基础实在太薄弱。为了突破自己,她在深夜里仔细备课,向老教师们虚心请教;为吸引学生,她耗尽心思,尽量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使枯燥的课堂生动有趣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英语课很快成了孩子们的最爱。短短一年不到,她也被评为曾都区的“优秀教师”。

越过了前面的高山,又如何应对一片汪洋大海呢?崔志荣的面前仍然有着很多的困境等待她去解决。让学生回归课堂,有了学生,学校才能称其为学校!而在贫困的吴山镇,学生中途辍学却是家常便饭。为此,多少老师们忧心忡忡,伤透脑筋。在崔志荣的班上,也有这样的孩子。其中一位名叫刘明蓉的女生,父亲赌博成性,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崔志荣去她家里家访时,破旧的草房震住了她——贫穷尽可以至此?在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刘明蓉的父亲收回了让女儿南下广东打工的打算,把她带回了学校,并申请办理了“两免一补”,暂时缓解了困难。刘明蓉在写给老师的小纸条中写到:“崔老师,您真是个好人,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像您一样的老师……”

    化解贫穷的是温情

    从2005年9月算起,崔志荣在那个叫吴山的小镇上呆了已经一年半了。走出文明的城市,以最近的距离亲近黄土,她该怎样面对?“情感可以解决一切!”这,就是她的信念。

    在学校里,除各级教育部门领导时常来看望他们外,崔志荣和同伴们在当地居民们的一笑一颦中感受到温暖。

吴山镇二中实行封闭式管理,很多老师和家属都住在学校里,“学校里很热闹,同事之间除了上课还有很多交流的机会。”要是当地有办喜事的,崔志荣也会凑分子,和同事们去喝喜酒。主人家一见她来非常高兴,别人一般送礼就吃一顿饭,她却常被主人请去吃几次。

    教导处主任怕她寂寞,所以常常晚上来找她聊天。

    食堂师傅怕崔志荣不习惯这里的饮食,专门为她开小灶,改善伙食。一些热心的老师还教她炒菜。他们常说,“内蒙古的姑娘娃儿,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容易!”

    “他们”将何去何从?

     对这样的资教生活,崔志荣觉得很满意。但对于农村的教育,崔志荣有说不尽的忧虑。首先是师资结构上,当地教师学历层次多为中专或大专,第一学历为本科的教师偏少,外语、计算机等专业的教师的缺额较大。其次意识层面上,农村对教育的重视还相当不够,很多农村孩子因此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不得不继续走父辈的老路!而很多孩子,却从此永远失去了走向外界的机会……试问:这些,谁可以给他们更多的帮助?

现在,崔志荣和其他老师一样,每个月领取913.5元的工资。而省教育厅文件中提到关于服务期内经考核合格的优秀资教生每人每年奖励5000元的承诺也已经兑现。
    乡民的温情和孩子们的尊敬可以给她满足,可谁在三年之后给自己一个未来?对此,崔志荣有自己的打算。
崔志荣想圆了自己的考研梦。毕业时,她英语一分之差考研落榜。现在,她正努力准备,参加2007年的研究生考试,争取继续在武汉高校深造外国文学和世界文学专业。

她说,考研,是给自己一个将来,也给孩子们一个将来。她班上很多学生学习都很用功,对大城市特别向往,总是缠着她讲一些关于大学校园生活的事情。孩子们常常睁大眼睛看着她,想去大城市看看。

她说,其实三年后,自己的选择很多。她可以继续留在当地学校工作,也可以自主择业;表现突出还可获得教育厅派送到国外去留学或是选调到市里工作的机会;或者选择资教五年,一边资教一边读研,五年资教结束后将获得教育学硕士学位……

    走进去,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走出来。有人把这群资教生比做第二代知青,把青春留在山乡,给山乡播撒希望。我们不要去追求他们在物质上的考虑,且对他们默默的说一声——“佩服”。

采访即将结束时,崔志荣告诉记者,她明天就得起程回学校去。因为大雪封路,她上个星期刚从内蒙古赶过来,耽误了学生两周的课,她得争取把落下的课补上来。

                                                                                    记者 尹思沂 韦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