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迪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报》连续发文
发布时间:2017-01-02 浏览次数:

20167月起,经济学院郭广迪教授应邀在《中国社会科学报》的“经济思想史”栏目连续发表了6篇文章:《陈豹隐先生与“中国的经济学”》(2016-07-06,第004版)、《赵兰坪为马克思辩护》(2016-08-17,第004)、《资耀华论斯密与马克思》(2016-09-21,第004)、《列德雷演讲唯物史观》(2016-10-12,第004)、《塞利格曼的<经济史观>》(2016-11-09,第004版)和《戈宝权溯源“经济学”概念》(2016-12-14,第004版)

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陈豹隐(原名陈启修,18861960),早在80多年前就对经济学原理及其与中国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在《经济学讲话》(北平:好望书店,1933)中强调:“无论学什么科学,必然的要拿它和中国关联起来,所以,我们应当以中国人的资格,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来研究中国经济学说与外国学说间的区别和关联,并指出现今中国的经济学的发达程度及以后的发展趋向。”这一见解至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赵兰坪(1898-1989年)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暨南大学、中央大学、中央政治学校教授,曾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监察委员,1949年去台湾,任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这位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却在1927年发表过一篇名为《〈斥马克思〉辩》(《太平导报》1927年第2卷第34)的文章,是针对题名为《斥马克思——世界革命之父》(《太平导报》1926年第1卷第42)的一篇译文而发的。他首先对这篇译文对于马克思的为人及其学术态度的诋毁进行了反驳,进而指出该文对于马克思的唯物史观、阶级斗争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的种种误解,并都以马克思说原著中的相关论述作为佐证,表明其对待马克思主义所采取的是一种学者的态度,而且,他对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了解得如此清楚,也说明马克思当时在中国经济学界已经是一位难以回避的重要经济学家。

资耀华先生(1900-1996年)是著名金融家、银行家,他早年发表过一篇名为《亚丹斯密与马克思之关系》(《学艺杂志》1923年第5卷第7)的经济学论文,对斯密和马克思的经济学说进行了比较,归纳出二者的共同点和主要区别,并对二者“结论大相径庭”的原因进行认真分析,他这位青年学生当年对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如此了解,且理解基本正确,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早年在中国的传播是很成功的。

列德雷 (Emil Lederer, 1882-1939),现译为莱德勒或雷德勒,原是德国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 1933因受纳粹迫害而移居美国。1925年,他应邀先后在上海和北京进行过两场有关唯物史观的讲座:《评马克思之唯物史观》(金井羊口译,祝平、徐江笔记,《晨报副刊》8283)和《经济史观的根本理论》(高元口译,许兴凯记,《晨报副刊》76号);塞利格曼(Edwin Robert Anderson Seligman, 1861-1939)是美国经济学家,1902,他的《经济史观》一书在美国出版其中译本于1920年在上海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本书被现代学者称之为“中国第一本专门介绍马克思唯物史观的书”,和“1920代与马克思主义经典同时传播的七本译著”之一,并“影响了李大钊、李达等对唯物观的理解”。这两位“老外”都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称之为经济史观,这种提法未必准确,但他们当年对唯物史观的理解基本上是正确的,他们的演讲和著作对唯物史观在中国的早期传播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经济史观》一书甚至可以说产生了重要影响。

上述5篇文章的主题都是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在中国的早期传播。

戈宝权(1913-2000年)是我国著名外国文学研究家、翻译家、外交家和国际文化活动家,早年也发表过一篇经济思想史论文——《经济学一名词之溯源及其意义之变迁》(《经济学季刊》1934年第5卷第3),而且这是他“最早的一篇学术论文”,他之所以要这篇经济思想史论文,因为他“在大学读的是经济系”,且“对经济思想史发生了很大兴趣”。这篇论文六大部分的标题依次为:经济学一名词的字源希腊时代的所谓经济学最初出现于近代著作中的经济学一名词初见于英法意德著作中的经济学一名词亚丹斯密以后经济学传入我国的情形。《经济学季刊》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经济学期刊,1930由中国经济学社创办,戈宝权当年作为一位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就能在该刊上发表这篇论文,说明该文的学术水平还是相当高的。

郭广迪教授的这些文章,向我们展示了许多有关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在中国早期传播的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及几乎已经被人们所遗忘的戈宝权早年的那篇经济思想史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