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把“人才培养质量生命线”理念贯穿学校教育教学全过程

发表时间:2020-06-22       访问次数:

【摘要】“大学生学习与发展追踪研究(CCSS)”由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引入汉化后用于中国大学教育质量研究。本研究基于湖北省H大学CCSS调查数据,借助SPSS软件完成数据分析,探讨民族院校大学生学习性投入五维度指标(学业挑战度、主动合作学习水平、生师互动、教育经验丰富程度、校园环境支持度)现状,并提出将人才培养质量生命线理念贯穿学校教育教学全过程的对策建议。

一、背景

21世纪以来,H大学先后经历了三次本科教育教学质量评估,并且都得到了上级部门和专家的高度肯定,有力地促进了学校本科教学水平的不断提升。2018年初,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类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充分体现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最先进理念,“突出学生中心”是其三大基本原则之一,注重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潜能,创新形式、改革教法、强化实践,推动本科教学从“教得好”向“学得好”转变。

在政府主导的供给侧水平评估中,H大学成绩优秀,但从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维度去评估,学校与全国不同层次高校相比,又有哪些优势和不足呢? 基于此,H大学参与了清华大学教育发展研究院开展的“中国大学生学习与发展追踪研究”(简称CCSS项目,China College Student Survey)。该项目体现了以学习者为中心、注重教育教学过程、强调教育价值增值的评价理念,抽样调查了60多所不同层次本科高校,并通过信效度校验,得出各级指标评价结果,比较科学。

二、调查结果分析

CCSS调查结果显示,H大学与985院校、211院校、大学本科及全国院校进行对比分析,在学业挑战度、主动合作学习水平、生师互动指标上,显著低于985院校、211院校、大学本科及全国院校;在教育经验丰富程度、校园环境支持度指标上,高于985院校、211院校、大学本科及全国院校。

表1 H大学在五大可比指标上与全国院校常模的比较

五大可比指标

H大学

全国院校常模

Mean

Mean

T-value

ES

学业挑战度[LAC]

46.50

48.08

-21.10***

-0.13

主动合作学习水平[ACL]

49.23

53.91

-39.68***

-0.25

生师互动[SFI]

34.95

40.29

-41.22***

-0.25

教育经验丰富程度[EEE]

40.67

36.99

33.61***

0.20

校园环境支持度[SCE]

72.27

70.82

15.97***

0.1

注:*表示在0.05水平显著,**表示在0.01水平显著,***表示在0.001水平显著。

(一)学业挑战度。该指标是指:大学通过要求学生努力学习并对其学业成绩给予较高期待来提高其学习投入水平的程度,主要从“学习行为”和“可感知的课程质量”两个方面考察。评估结果为:低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尤其与985院校差距明显;大一大二学生呈现上升趋势,但大三大四学生呈现下降趋势,且下降较快。成因分析:在学习行为方面,H大学学生在“周课外阅读时间”和“总阅读量”等指标上的得分虽略高于全国院校,但全国平均水平都很低,反映出这是个共性问题;在“课程论文/报告撰写”指标上低于全国院校,反映H大学教学在课程作业以及质量要求上亟待改进。在可感知的课程质量方面,在课程教学中“综合”、“评价”、“分析”、“运用”等高阶认知目标上,除“评价”指标表现与全国院校相近之外,其他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反映H大学在教学中强调知识传授较多,学生记忆性学习较重,教师引导学生开展批判性、创新性思考不够。

表2:H大学与各类院校在“学业挑战度”上比较

 

H大学

985院校

211院校

大学本科

学业挑战度(LAC)

46.5

49.22

48.05

47.91

 

(二)主动合作学习水平。该指标是指:学生主动参与学习并对其所学进行思考、积极与他人合作解决问题或一起学习艰深内容的程度,主要从“课堂主动学习”和“课下合作学习”两个方面来考察。评估结果为:低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并且差距明显;呈现“先下降后平稳”态势,且大一仅高于全国15%高校,大二、大三、大四仅高于全国5%高校。成因分析:在“课堂主动提问或参与讨论”和“课堂做口头报告”指标上,与全国院校差距显著,表明H大学课堂教学中互动教学、讨论式教学、研究性教学还不够;在“与同学讨论合作”、“在课业上辅导和帮助其他同学”“课后请教其他同学”等方面也显著低于全国院校,说明需进一步促进同学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加快构建学习型校园。

表3:H大学与各类院校在“主动合作学习水平”上比较

 

H大学

985院校

211院校

大学本科

主动合作学习水平(ACL)

49.23

52.89

52.76

53.05

(三)生师互动分析。该指标是指:学生在课堂内外与教师交流学业和个人发展情况、与教师一起参与科研、以及社团活动等的频率。评估结果为:低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并且差距明显;大一之后呈现下降趋势,到大四时又有所提高,可能与大四毕业设计密切相关成因分析:一是学生和教师深度交流的机会明显不足。除了“和任课教师讨论作业”指标上与全国院校差异不显著之外,“课外与任课老师讨论课程内容”“和任课老师参加课外活动(社团活动、学生会工作等)”“和任课老师一起做科研”等指标上均差距明显,有高达36.8%的学生表示:从未“和任课教师一起参与课程外工作(如社团活动、学生会工作等)”。二是价值观教育尚未很好地贯彻到教育教学全过程之中。在“和辅导员/班主任讨论人生观”“和任课老师讨论人生观”“和辅导员班主任讨论职业规划”“和任课教师讨论职业规划”等指标上与全国院校均差异明显,有高达41%的学生表示:从未“和辅导员/班主任讨论人生观价值观等问题”,有高达38.1%的学生表示:从未“和任课教师讨论人生观价值观等问题”。

 

表4:H大学与各类院校在“生师互动”上比较

 

H大学

985院校

211院校

大学本科

生师互动(SFI)

34.95

36.34

37.66

39.24

(四)教育经验丰富程度。该指标是指:与正式课程相互补充、多元化的、能够促进学生学习和发展的课堂外学习机会的丰富程度,主要从“大学经历”和“学习经历来源”两个方面考察。评估结果为:高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包括985、211高校,并且差异明显;H大学为学生提供了较为丰富的学习增值机会,不过从大三到大四时期呈现微弱下降态势。

表5:H大学与各类院校在“教育经验丰富程度”上比较

 

H大学

985院校

211院校

大学本科

教育经验的丰富程度(EEE)

40.67

36.43

35.4

36.54

成因分析:在“修读第二学位/第二专业”“社会实践或调查”“报考专业资格证书/技能等级证书”等方面显著高于全国院校;在“实习”“社区服务或志愿者”“参加学术、专业、创业或设计竞赛”等方面无明显差异,表明H大学学生在第一课堂之外的辅修、考证、实习、志愿服务、社会调查等方面投入了较大精力。在“海外学习”“课程要求以外的外语学习”“参加学习社团(如读书会/英语社团等)”等方面都略低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表明在拓宽“国际视野”方面并未得到有力支撑。

(五)校园环境支持度分析。该指标是指:学生所感受到的学校为帮助其成功而营造的积极校园环境,以及所提供的物质和精神方面的支持和帮助程度。主要从“学业支持”“经济支持”“人际关系/情感支持”等方面进行考察。该指标评估结果为:高于全国院校平均水平,包括985、211高校。成因分析:一是为学生学业发展提供了较为全面的支持。在“要求学生在学业方面投入大量时间”、“为学生的学业提供支持与帮助”、“为学生的就业提供指导与帮助”、“鼓励学生在学业中使用信息技术”等表现高于其他类型高校。二是为学生提供了有力的经济资助、身心健康关怀、就业指导等方面成长服务。在“为学生的身心健康提供支持与服务”、“帮助学生应对学业、心理健康、经济方面的问题”、“为学生的就业提供指导与帮助”等方面均高于其他类型高校。三是在鼓励学生生活交往交流交融以及跨文化交融创新方面成效显著。在“鼓励来自不同城乡、民族、家庭背景的学生相互接触”、“为学生提供社交机会”、“鼓励学生参与跟重大社会、经济、政治问题相关的活动”等方面都高于其他类型高校。

表6:H大学与各类院校在“校园环境支持度”上比较

 

H大学

985院校

211院校

大学本科

校园环境的支持度(SCE)

72.27

71.13

69.75

70.32

 

三、主要问题

(一)人才培养质量观没有落实到培养方案的制定与实践过程之中。H大学确定的“三个面向、三个服务”的办学宗旨、培养“应用型、复合型、创新型”人才的规格要求,培养具有“独立思考、善于沟通、勇于担当、自然宽和、家国情怀、国际视野”特质的目标设计,没有在专业定位、培养方案制定、课程教学中得到有效支撑。

(二)教育教学质量观没有很好地体现到师生交往过程之中。教师在学生成长过程中课内与课外的投入失衡;价值观教育日常化生活化缺位;课程互动程度不高;部分第二课堂活动低水平重复;校园文化隐性课堂教育有待规范。

(三)成长成才质量观没有渗透到学生学习形态转型过程之中。学生的成长志趣未得到充分激发,部分学生学习动力明显不足,学生成长“空心病”问题亟待解决;学生高阶认知未得到有效引领;学生批判性思维不强,卓越意识、创新意识、基础素养培育明显不够。

四、对策建议

(一)人才培养方案制定要充分突出“四个导向”。即学校目标定位导向、学科建设支持专业教育导向、社会需求导向和学生中心导向。

(二)教育教学要以“充分激发学生学习成长动力”为重心。H大学上下广泛倡导“人才培养质量生命线”理念,强化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有机融合,既传授学生专业技能,也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更注重培育学生探索知识的方法论原理。

(三)加强互嵌型校园文化建设,提升师生交往的频度与质量。建立全员导师制,设立学生成长服务工作量考核机制,严格管理,继续大力传承学校各民族师生团结友爱、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构建师生富有H大学特色的师生“共同成长空间”。

(四)优化学校教育资源配置与物理空间,建设学习型校园。建立智慧教室、网络课堂,创建融阅读、互动、路演、团队研讨等于一体的、契合新一代00后大学生学习新形态的学习支持中心,推动学生的交往交流交融、成长成才成人。建议在教学楼、宿舍楼架空层、停用的澡堂等建筑中,建设学生一体化学习服务中心。

(五)创建思政工作新机制,推动学校思想政治工作发挥更大作用。推进教师与学生思想政治工作全域融合,进一步形成全过程育人、全方位育人的校园氛围;把价值观教育贯穿学生成长全过程,构建教师教学与学生学习共同体,创立学生成长与教师的学术研究、教学成长同向同行的新机制。

参考文献:

[1]涂冬波,史静寰,郭芳芳. 中国大学生学习性投入调查问卷的测量学研究[J]. 复旦教育论坛, 2013, 11(1): 55-62.

[2]王世忠,邹筱雯. 民族院校大学生学习性投入与学习收获的影响因素研究——以N民族大学为例[J].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6, 36(6): 187-191.

[3]海迪·罗斯,罗燕,岑逾豪. 清华大学和美国大学在学习过程指标上的比较:一种高等教育质量观[J].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 2008,(2): 36-42.

[4]杨立军,韩晓玲. 大学生学习投入变化趋势及特征——基于校内追踪数据的分析[J]. 复旦教育论坛, 2013, 11(5): 4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