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新闻之梦”一等奖作品《选择陪伴——五零后的父爱回归》
发布时间:2015-12-15
       浏览次数:

湖南卫视的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可谓是大红大紫,随着节目的持续热播,“中国的爸爸”不幸“躺枪”,引来一片吐槽:“中国的爸爸”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的爸爸。我们不禁要反思,“中国的爸爸”去哪儿了?

但是任绍波却是许多“中国爸爸”中的“另类”。为了陪伴女儿,他放弃正在经营的两家工厂,来到中南民族大学当起了门卫。初冬的武汉,晚上10点多钟,等到最后一个加班老师的身影消失在寒夜里,任绍波打着手电筒开始检查办公室的窗子、电器。十年来,从守着体育馆到守着大学生活动中心,楼里的人一直在变,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女儿的守护。

站上讲台,顾学生却顾不了女儿

1972年,19岁的任绍波从山东烟台的一所高中毕业后,在一家水产公司做了一名普通职员。70年代的中国,教育水平还很落后,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高中毕业生,任绍波两年后就被推荐到当地一所初中任教。因为是班主任,任绍波每天不仅要批改作业,督促大家学习,就连在一周仅有一天的休息时间里,他有时还要带着学生去做校内勤工。“我经常两三个月都不能回家,”任绍波回忆道,“只能靠妻子一个人在家操持家务。”

“大姑娘出生的时候我还在学校和学生一起修补猪圈的围栏任绍波笑着,“我穿着满身是泥的衣服就往医院跑。”但就在女儿出生后不到一个星期,任绍波又赶往学校继续工作。“我没有选择呀,几个班的学生还等着我回去上课。”看着门外拎外卖回办公室的老师,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照顾了班里的孩子,自己孩子却顾不上了。”

“那个时候,我每天看着学生们吃饭、上课、睡觉。”任绍波看向窗外。女儿始终是他最牵挂的,为了弥补无法陪伴的愧疚,任绍波一有时间就会往家赶。听妻子说大姑娘很喜欢吃糖葫芦,所以每次回家都会买上几串。“可能这也是让女儿跟我说说话的一种方法吧。”任绍波低头笑到。

 

下海经商,忙生意却忘记了陪伴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国内掀起了一股下海经商的浪潮。看着怀孕的妻子和要上小学的大女儿,再想想自己一个月33块钱的微薄收入,任绍波心一横,给校长交了辞职信准备“下海”。

“我带你去北京玩儿几天吧!”妻子感到诧异:“别说是北京,就算在烟台,任绍波也极少陪自己和孩子出门,这一次是怎么了?”到了北京,王海霞和女儿跟着他游览了天安门和故宫。“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妻子开口”,等到要回家的前一天晚上,任绍波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准备留在北京的决定告诉了妻子。“我当时话还没说完,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任绍波说着抬起头,闭上眼睛,“看着她一边收拾衣服,一边悄悄地抹眼泪的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

其实很清楚,这一走,全家的重担就要压在妻子一人的肩上。”任绍波不会忘记第一次去学校教书时家里的情景——里里外外都是妻子操劳。有一次,她去地里摘菜,五岁的女儿没人照顾,从床上摔下来……“我觉得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孩子。

起初,任绍波跟着一个老乡做工艺品生意,不到半年,生意初见起色。不久,小女儿也快要出生怀着大女儿出生时不在家的愧疚,任绍波早早回家照顾妻子,可是没等孩子出生,任绍波又因生意返回北京。临走时,任绍波抱妻子,声音颤抖着说:“海霞,我又要走了……”这次的离开再次成为任绍波心中的一个结。

1991年,任绍波在山东开了自己的粉末厂,2001年又在河北开了自己的造纸厂。生意越做越大的任绍波,往家里寄的钱也越来越多,可是回家的时间却日益减少。“记得有一次回家,四岁的小女儿正蹲在门口玩石子,见到我后,立马转身跑回院子里,怯怯地躲在她妈妈身后不说话”任绍波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

“那时候我每天都很矛盾。”任绍波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但肩负着要让妻儿有更好的生活条件的责任,他不得不选择了在外打拼,心中对妻儿的爱却从未磨灭过。

留校陪读当门卫却回归了家庭

在外打拼的十几年,任绍波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他会常常往家里打电话,听听女儿们的声音。“虽然一开始她们不愿意讲话,但是时间长了,就会跟我说说学校发生的事情和一些学习上的困难。”任绍波笑着说。

2005年,小女儿任静考入中南民族大学,任绍波带着女儿办完所有入学手续后,在学校四处逛了一下。7号晚上,妻子正在收拾回家的行李,任绍波突然说了一句:“海霞,我不回去了,我要留在武汉给任静陪读。”片刻的沉默后,王海霞静静地说:“已经决定了吗?”任绍波点点头,“那粉末厂和造纸厂怎么办?”,“不干了,把工人们的钱结算一下就关门吧。”

送走妻子,任绍波来到学校的后勤保障处,找到了体育馆门卫的工作。“当时我小姑娘看着我重新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很惊讶,”任绍波笑着,“但是她立马就跑过来抱着我。”当问到任绍波留下的原因时,他平静地说:“对我来说,孩子在哪儿,哪里就是我的家。现在我也老了,再不陪陪孩子,我到死都会后悔的!”任绍波双唇微微颤抖,两只手一直不停地揉搓。

正式上班后,任绍波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给小女儿做好吃的,“我负责做饭,她负责洗碗,”任绍波满眼笑意,“我们就坐在小凳子上,边吃边聊。”

有一次,任静的胃病犯了,痛的直冒冷汗,任绍波立马跑到女儿寝室楼下,当时已经53岁的他,来不及休息一下,又爬上六楼把女儿背去校医院输液。任绍波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常年在外,女儿少人照顾,就不会从小染上胃痛的毛病。看着父亲焦急的神情和凌乱的花白头发,她侧身抱住低头坐在身边的父亲,轻声说:“没事的。”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父女俩慢慢找回在彼此心中都沉睡太久的亲情。

对我来说,孩子在哪儿,哪里就是我的家。”为了弥补之前被忽视陪伴任绍波放弃了常人所羡慕的事业。这位“消失的父亲”曾经离开过,但现在他哪里也没有去,就在这里陪着女儿,守着家。

 

 

 

 

【策划书】

一、采访主题

“五零后父亲的父爱回归

二、前期准备工作及采访时间安排

之前一直都有翻看中国新闻奖精品赏析人物杂志等书籍

10月16日—10月20日,浏览中南民族大学南湖思政网的“新闻之梦”专题获奖作品,熟悉稿件的基本形式及一般要求。

10月20日—10月23日,咨询前几届参加新闻之梦比赛的学长学姐,认真听其讲解和指导,整理思路。

10月23日晚,在中南民族大学学术交流中心听本届“新闻之梦”宣讲会,确定采访主题。

10月24日—10月29日,写采访策划,并初步拟定5位采访对象。

10月30日—11月3日,通过实地走访进一步了解各位采访对象,并最终确定采访对象为中南民族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的门卫任绍波。

11月3日晚,撰写采访提纲。(包括对任大爷的采访提纲以及外围采访时需要的提纲)

11月4、5两天本来计划是这样:

11月4日,进行第一次采访。(针对任大爷)

11月5日,进行第二次采访。(针对任大爷的二次采访和对大学生活动中心老师、同学的采访)

但是采访中临时转变思路:

11月4日,进行第一次采访(针对任大爷)

 

11月5日,进行第二次采访(针对4日任大爷说的一些东西,进行转变写作主题的第二次采访)和外围采访

11月6日—11月8日,分别开始写稿,并进行整合。

11月9日—11月10日,收集意见,对作品进行修改和完善,形成定稿。

11月10日,提交作品。

三、采访时可能遇到的问题

(1)任大爷拒绝采访。

(2)大学生活动中心的老师和同学不接受采访。

(3)采访时间与被采访者空闲时间冲突。

(4)任大爷不愿过多分享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

5)任大爷的女儿不接受采访

四、解决方法

(1)好事多磨,真情是一份很难能可贵的东西。采用恰当的方式尝试让任大爷感受到我们的意图,使其最终接受采访。如果实在无法进行采访,可以首先进行外围采访,同时联系学工部老师跟任大爷进行沟通,让他接受我们的采访。

(2)跟大学生活动中心的老师和同学对新闻之梦这个比赛进行简单介绍,并说明自己的来意,做好解释工作,从而使他们接受采访。对老师,可以去办公室拜访;对同学,可以去诸如爱心超市、大学生艺术团的教室进行采访工作。全程都要做到谦虚有礼。

(3)采访时刚好学校在举办运动会,除了参加比赛和签到,其他时间都可以用来采访任大爷,最大程度配合任大爷的时间安排。如果第一天没有采访成功,第二天可以继续采访。

(4)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用诚意打动任大爷。同时做好解释,告诉他我们会做好保密工作,不会把他的个人隐私泄露出去。

5)如果大爷实在不愿意透露女儿的联系方式,可以让大爷给女儿打电话或者问问题的时候多涉及一些女儿当时的表现。

五、媒体定位

《南方人物周刊

六、定位分析

《南方人物周刊》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管、南方周末出品的综合类人物周刊,它新闻性与可读性为一体,以人物为切入点,以人物故事来反映时代的变迁。通过图片和文字两大载体来讲述当下中国人物故事,使读者感悟时代的变迁和人性的魅力

七、采访背景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始,同时也掀起了一股“下海经商”的浪潮。在这一时代洪流的冲击下,许多中国人都放弃了自己手中的“铁饭碗”选择“下海”。在外打拼的商人们口袋越来越鼓,殊不知,自己离家也越来越远,给家人的关爱和陪伴日益减少。所以说,下海经商的时代,正是父爱缺失的时代。而近年来,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亲子节目一再热播,收视率一创新高,深受90后孩子的追捧,这恰恰反映了那个年代父爱缺失的真相。这类节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90后孩子童年时代对父爱的需求。而任大爷和他的女儿恰正是这个时代的见证人,正是这个故事的演绎者。所以说,最好的爱,就是陪伴;所以说,铁骨的男人,让他做了父亲,便会柔情。

八、采访主线

第一次采访本想主要围绕“在学校当了十年门卫的任大爷,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但在进行第一次采访后发现了另一条思路:任大爷身上到底有哪些与父爱相关的故事?”这一问题展开。在对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进行肯定的同时,挖掘出更多他和他女儿之间的故事,找到更多与父爱相关的闪光点。从而呼应本次比赛的主题——小人物,大故事。

九、采访目的

通过对一位50后父亲和他女儿之间的故事,来反映改革开放时代“下海经商”浪潮造成的90后孩子父爱缺失的现象。从父亲在八十年代下海经商离开家园,到最后放弃自己的事业只为陪孩子读书,折射出那一时代的父亲对孩子爱的弥补。并与当下亲子类节目热播相结合,突出“50后父爱回归”这一主题,同时也呼吁父亲们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与他们一起成长,不要再造成父爱缺失的悲剧。

十、采访提纲

第一次采访:

1、您来民大有多长时间了?您是一开始就在大活这边还是在其他地方?您今年多大了,哪里人?

2、您住在什么地方?每天早上几点钟起床?起床之后会做些什么?早餐平时什么时候吃?一般是先吃饭还是先工作?

3、您平时一天的工作主要做些什么?一天工作多长时间?一个月多少工资?

4、吃完饭后您会做些什么工作?

5、平时您主要的工作是做些什么?平时来借教室的学生多吗?您对借教室之前的一些手续会要求的很严格吗?为什么?大活这些借教室的工作都是您负责吗?您有遇到过学生把教室的椅子之类的弄坏吗?平时有东西坏了您会自己修吗?同学们走之后您回去教室检查一下吗?都会检查写什么东西?有没有捡过钱或者手机之类的东西?您会收好放起来等学生来拿吗?您有没有统计过您见到过多少东西,价值多少?

6、在您工作的而这些年里,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能具体的讲一下吗?

7、您平时中午吃饭是去食堂么?都会吃些什么,花多少钱?会午休么?这里一直就是您一个人吗?有人换班吗?

8、您对来借教室的学生都很严厉,为什么?

9、您的字写的很好,请问您经常练字吗?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练字的?为什么想练字?这中间有什么故事吗?您每天会在小黑板上写一些什么东西?

10、您家里有几口人,孩子们现在都在什么地方工作?您在到民大之前家里的条件怎么样?家住在哪里?家里的房子是什么样的?多少平?家里的家具是什么样的?家用电器之类的是什么款的?什么型号的?

11、您平时借教室登记的这种本子能看一下吗?(描写一下上面的标记等)这种本子是多久上交一次?您会在上面做一些特殊的标记?

第二次采访(采访思路发生变化)

1、什么时候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当老师了吗?之前有做过其他的工作吗?(如果有,为什么之后会当了老师?)

2、当老师后会经常回家吗?平均多久回一次家?回家一般会待多久?

3、大女儿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出生后您会经常陪她吗?(如果不,您和女儿之间会生疏吗?)您和女儿之间发生的您最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您平时放假回家的时候女儿和您亲近吗?(如果不,您会怎么做?)

4、您为什么选择“下海经商”,什么时候决定的?您做出这个决定后,您是怎么跟妻子说的?妻子什么反应?

5、您“下海”去的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去的?刚开始做的什么工作?每天都做些什么?平时的生活是怎样的?

6、您去北京之后,多久回一次家?妻子怀孕期间您会经常回家照顾吗?

7、小女儿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您当时是在家陪妻子还是在工作?

8、您的两个工厂都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开的?在什么地方?

9、您陪小女儿的时间多吗?平时和两个孩子是怎么交流的?

10、女儿什么时候考上民大的?您为什么决定放弃两个工厂留在武汉?心里有过挣扎吗?妻子知道后是什么反应?小女儿知道后是什么反应?

 

11、怎么找到学校的楼管工作的?找到工作后您会每天给女儿做饭吃吗?这期间发生过让您最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女儿大学期间你们会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吗?遇到问题,她会向您寻求意见吗?

12、两个女儿现在都在什么地方工作?你们会经常联系吗?多久会见一次面?

13、您现在后悔您当初选择留在武汉的决定吗?

针对对任宁(大女儿):

1、小时候父亲会经常回家吗?你还记得多久能见到父亲一次?

2、您当时对父亲的印象是怎样的?

3、平时在家都是母亲在操持家务吗?

4、小时候您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父亲长时间不在家,您有埋怨过他吗?

5、您现在会经常跟父亲联系吗?

针对任静(小女儿)

1、小时候父亲会经常回家吗?你还记得多久能见到父亲一次?您当时对父亲的印象是怎样的?平时在家都是母亲在操持家务吗?小时候您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父亲长时间不在家,您有埋怨过他吗?

2、知道父亲留在学习陪读,你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3、在学校里,您会经常去找父亲吗?遇到困难的时候会去找父亲寻求意见吗?

4、大学期间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5、大学期间,您和父亲的关系有没有得到加深?

6、现在会和父亲经常联系吗?都会说些什么

 

 

 

 

 

采访手记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踮起脚尖就能靠近阳光

邓琦:

第一次知道“新闻之梦”的比赛是大一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多学长学姐都在为这个比赛熬夜写稿,之后就是新闻之梦的颁奖典礼,当然我不是去领奖而是去写新闻稿。看着学长学姐们上台领奖,我心里面很激动,也想着自己大二的时候能够和小伙伴组队参加新闻之梦。其实本来想自己一个人参加比赛的,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做事,而且做事的时候性子比较急,有一件事一定要赶快做完,我害怕队友会不太适应我的性格。10月25日的宣讲会上获奖的学长学姐跟我们做了交流分享,他们说新闻之梦是一个和小伙伴一起熬夜、一起进步的比赛,我当时有些犹豫要不要改变一下自己,多学会跟小伙伴合作完成一件事。当时正好肖肖说她也没组队,我们俩就一拍即合,当时两个人就下定决心要做就做最好。现在想想,两个人的思维更广阔,遇到问题可以交流,我觉得这次比赛不仅让我再能力上有所提高,也让我更加体会到团队的力量。

于肖肖:

因为大一时在党委宣传部新闻网工作,跟南湖思政网处在同一个办公室,所以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新闻之梦这个比赛,也一直期待大二时能够带着自己心怡的作品参加。大二刚开学,就向身边的学长学姐询问了有关新闻之梦的消息,想进一步了解这个比赛,但始终只是一个模糊的认知,没有弄太清楚。

进入十月份,随着南湖思政网微信平台对新闻之梦这个比赛的消息推送,慢慢对此上心,开始考虑到底是一个人参赛还是组队参赛。有一天早晨,和桂菊、琦琦一起去签到,三人就不经意间地聊起了这个话题。当“你们打算一个人还是组队?”这个问题抛出来的时候,桂菊果断地回答:“我要一个人,去年我师父就是自己一个人弄的,我觉得我可以。”我和琦琦都没有明确地回答,这个话题也就此终结。

随后在10月25日,期待已久的新闻之梦宣讲会在学术交流中心举行,晓波老师和峻俊老师作了发言,指出这次比赛的主题是“小人物,大故事”,获奖的学长学姐也与大家进行了交流和分享。宣讲会结束的当天晚上,我和琦琦一起回寝室,考虑到任务量比较大,我们二人一拍即合,决定组队参加这次比赛。当时我们就下定决心,“要做就做最好”,毕竟两个人能够取长补短,思维也会更加活跃。

可以失望,但不能盲目

邓琦:

找采访对象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次“小人物、大故事”的主题我觉得选择采访对象是最难的。前后找了不下四个人,都放弃了。

暑假,我一个华科的同学去了一个寻访抗战老兵的活动,他回来之后跟我说感触很深。我当时想到这个,觉得跟今年的热点很契合就找到他,他本来给我说的是平顶山那边有一个专门给老兵们拍照片的摄像师屈公选,但是考虑到距离太远,而且那个同学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就放弃了。但是找抗战老兵的想法还是没有在我的脑海中消除,我就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个“关爱抗战老兵在湖北”的微博号,私信他们后,他们让我加一个“关爱抗战老兵湖北群”,我周五加的,他们周六就有个活动。我就和肖肖决定先去这个活动去看看,那一天去的是武汉理工大学里面有一个中国远征军陶长青,到了老兵的家里,爷爷已经96岁高龄,而且得了癌症,家里的孩子好像也不太孝顺,我和肖肖商量了一下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之后我们又把目标放在西苑一家卖公安锅盔的老夫妻身上,我俩都觉得这个不错,老夫妻做了二十多年的锅盔肯定有很多故事,但是,我们那天准备好问题去的时候发现夫妻俩已经不在那儿做锅盔了。当时我们俩心里有点焦虑,为什么找采访对象那么难。回学校的路上我俩买了个章鱼小丸子,吃着笑着回到学校有重新调整好心态,寻找下一个采访对象。

有一次跟一个老师聊天的时候,她说东家属去有一家理发店很好,十多年了只涨过一次价,现在还是8块钱,而且是夫妻两个人。我和肖肖一天下午上完课就去了那家理发店,问了些问题,发现并不是夫妻俩开的,只是阿姨一个人在那儿,回来之后发现阿姨故事不太多就放弃了。

刚开始本来想的是楼管大爷肯定很多人采,就没想过要采,但是后来听到一个大家评价很有“争议”的大学生活动中心的楼管任大爷。有同学说他很好,而且很多毕业生还会回来跟大爷聊聊天,但有的同学又说大爷很严格,程序走的太死板。之前去大活发现大爷有个小黑板,上面的字写得很漂亮。我和肖肖决定去试一试,最初拟定的采访方向是虽是平凡的岗位,但是一直兢兢业业做好工作

于肖肖:

组队结束,紧接着就是要找采访对象了。这真是一件让人不得不吐槽的事情,真的好难好纠结。

最初我和琦琦的商量结果就是尽可能地多找几个采访对象,最后选取一个最典型的人物案例,也就是所谓的精益求精。我们最初想到的采访对象是抗战老兵,因为觉得大家要找的对象无非就是创业、出国、楼管大爷等这些被报道很多次的人群,而很少有人会在抗战老兵上取材。当我们窃喜自己找到了很好的采访对象以后,才发现身边并没有这样的资源,后来琦琦就带我参加了一个抗战老兵的志愿活动,我们了解到有一个中国远征军陶长青,已经96岁高龄,而且得了癌症,家里的孩子好像也不太孝顺,也无法清晰地表达了。从老兵家里返回学校的途中,我和琦琦就决定放弃这个采访对象了。随后,琦琦提出报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西苑那边的小商小贩群体,但是又觉得跟“小人物,大故事”这一主题不符,也不了了之。

后来,又把目光转移到西苑一家卖公安锅盔的老夫妻身上,我俩都觉得这个不错,原因有三。其一,锅盔作为湖北的特色小吃,是典型代表;其二,老夫妻在那个摊位干了二十年之余,不仅锅盔做的好吃,为人也特别和蔼可亲;其三,这对老夫妻作为小商小贩的代表,身上一定有好的故事。于是,我俩专门去那跑了两趟,都没有再看见他们,经询问得知,他们已经不干了,也不会再来了。这个时候,我们真的是失落、无奈、百感交集。眼看着截稿日期在一天天逼近,我们的采访对象却还没有定下来。

再后来,我们把目光转移到东区家属院理发店的阿姨和大学生活动中心的门卫任大爷身上。刚开始把任大爷那个放弃了,主要是担心别人也会选择楼管大爷这样的对象,避免重复,决定采访理发店阿姨。第二天下午放学,本来我们只想先去那个理发店了解一下情况,但是鉴于当时的情况,就写了提纲对阿姨进行了采访。刚进门的时候,阿姨正在给客人洗头发,我们首先进行了外围采访,阿姨空闲下来,我们又对她作了采访,还互相加了微信。等到回去写稿件的时候,才发现采访到的这些东西,没有一个特别的点可以扣住这次比赛的主题,于是,第三个采访对象也泡汤了。这个时候真的开始担心了,时间越来越少,而我们还要重新选择采访对象,拟定采访提纲,写人物稿。

但是不忘初心,我们决定采访那个大家口中“高冷”的任大爷,还说一定要采出来故事,大不了就软磨硬泡,无论如何都要采访成功。紧接着,我们就紧紧围绕“小人物,大故事”,拟定了一份相对全面的采访提纲。

“阳光”总在“风雨”后

邓琦:

拟定好问题后,我和肖肖就去了大活,刚开始大爷不在,我们就去了旁边的爱心超市等着大爷,跟爱心超市的同学聊天的时候发现他对大爷的评价很不错,大爷很关心这边的社团。又等了大概40多分钟,大爷回来了,一听是要采访,大爷一口拒绝,我们说了好半天,大爷采勉强愿意接受采访。本来问题一直围绕大爷工作的勤恳来说,但是当问到“大爷您的字写的很好,平时喜欢练字吗?”时大爷说了句我和肖肖都很震惊的话“我之前是我们家那边一所初中的语文老师,之后又开了两家工厂,为了女儿才来学校当了楼管,放弃了两个工厂”天呐,当时我和肖肖张着嘴对视了一眼,在之后的问题中大爷真的很有故事。但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大爷一直不太愿意,我们决定先终止采访,走的时候大爷还说,你们不要来了,我不接受采访了。回到寝室,肖肖和我还在考虑要怎么说服大爷接受采访,正好当时我的一个室友正好在看《爸爸去哪儿》,突然想到要不要换个思路,不写大爷勤恳的工作,转而写放弃两个工厂的父爱回归呢?说了想法后,我们两个人一拍即合,随后就开始转变思路,重新准备采访提纲。

5号那天,我和肖肖上午都有毽球比赛,比赛完了之后,差不读10点二十几分,我们俩就去了大活找任大爷采访,但是大爷当时又不在。当时我们感觉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一定要等到大爷进行采访。我们就在大爷值班室门口一直等,等到差不多一点多的时候,大爷回来了,很惊讶地看着我们一直在那儿等着,大爷说他去看体育馆看象棋比赛了,刚吃完饭回来,我们说了在这儿等了他两个多小时时,大爷很惊讶,说:“没想到你们这么有毅力,说吧,有什么想问的?”但是真的是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之后的采访比较顺利。

回来之后就写稿子,因为问的比较详细,大爷也挺配合,写稿子的时候没有那么艰难。

这次“新闻之梦”真的有很多感触,两个人合作确实思维比较开阔,让我小小地突破了一下自我,和肖肖合作得很愉快。真诚是我觉得是采访过程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等了大爷两个多小时的事情感动了大爷,让他看到了我们的诚心,他才会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还有一点就是,新闻工作真的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工作,我们从最初确定采访对象的四处碰壁,采访对象刚开始的不配合都让我们感到一丝丝的灰心,但是想着这是我们新闻工作的第一步,怎么说呢,大家都是怀着别人看起来有些不太能理解的新闻理想一直努力着,怎么能因为一些小问题儿放弃呢?这次采访也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新闻梦,一直走下去。

于肖肖:

当时恰好赶上运动会,我和琦琦还要参加5号上午的毽球比赛,于是决定4号,5号这两天的时间都用在采访上。4号上午7:40左右,我俩到达大学生活动中心,但是却发现任大爷不在值班室,在外面吹着冷风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最后去了一楼爱心超市,我们跟那里的同学刚好都认识,王超就让我俩进去暖和暖和,坐一会等等大爷。这时候,我们展开了外围采访,问王超对任大爷有什么看法,他说:“其实说实话那个大爷特别好,他平时严厉是为了大家好,但是同学们都觉得他‘高冷’。上次我们这的凳子坏了,就是任大爷帮忙修好的”。我们在那等的足足有三个多小时,11:20,任大爷终于回来了。我们向他表明来意,没想到他却一口拒绝,很果断,当时都在心里嘀咕:不会又没戏了吧……但是想着好事多磨嘛,就在那跟大爷说了好久,他终于答应接受采访了。大爷出来坐在值班室旁边的椅子上,一边翻出抽屉里的资料让我们看,一边笑眯眯地给我们讲他的故事。中间好几次他都想要终止采访,说自己很平淡也很普通,没什么值得写的。我们当时就一直在说好话,希望任大爷可以说出更多的故事,几经商量,他慢慢地放松警惕,也终于答应给我们分享。

当任大爷说到“其实我从21岁开始就是一名初中的语文老师”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呆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在学校当了十年门卫的大爷年轻时候竟然是一名语文老师……他又说“三十多岁的时候赶上改革开放,我就在学校辞职去下海了,后来创办了两家公司。中间很少回家,对于家人我一直是都是愧疚的。十年前我来送我二女儿来民大上大学,出于父爱,我果断放弃了事业决定陪读……”听到这儿,我们俩都在连声说:“大爷,你好棒啊!我们采对人了!”欣喜若狂的同时,一看时间都到了午饭时间,我们就跟大爷说让他先去吃饭,我们下午再来,大爷表示愿意继续分享。最终,采访结束,我和琦琦回到寝室,紧接着拟定了一个新的提纲,准备对大爷进行二次采访,问一些他和女儿的故事,还决定把采访主题就定为“50年代父爱回归”。同时,也拟定了外围采访的提纲,准备第二天再去一次大学生活动中心。

第二天的采访起初并不顺利,我们比赛结束,在那蹲守了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等到大爷。下午再去,才又看到任大爷。这一次,我们得知了他在事业上的具体成就,也挖掘到了更多他和女儿之间的故事。此外,对老师、同学的采访还算顺利。采访终于结束,我们从11月6日开始写稿,几经修改,定稿终于在8日完成。

小结

出发,是对未知的求知;到达,是一路途的馈赠。我们喜欢出发,胸怀上下求索心,探得柳暗花明时;我们终将到达,走的不是康庄大道,却一路欢歌,激起勇往值钱的浪。因为艰难所以才铭记,因为不顺所以才奋起。或许到达制高点很难,但好在咬咬牙就能过去,拐拐弯也能到达。真正成为一名好记者的决心,如涓涓细流,淙淙划破石涧,从未停止生长。起风了,我们还在路上……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