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新闻之梦”一等奖作品《藏族学生的汉族“阿爸”——记武汉大学退休教师杨昌林》
发布时间:2015-12-15
       浏览次数:

在武汉,有一个为背井离乡求学的藏族学生们提供帮助,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的杨爸爸,他三十三年如一日深切关怀着武汉各个高校藏族学生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学习关注他们的思想,深受藏族学生的爱戴,被亲切地称为“阿爸”,他就是武汉大学的退休教师杨昌林。三十三年来,杨昌林老师帮助学生近万人次,将自己近三分之一的收入都用于这项事业。桃李满天下”的他,把自己燃烧成了一片殷虹的夕阳,将余晖普照在武汉藏族学子们成长的道路上。

满腔热忱赴高原,朝夕不倦建西藏

杨昌林老师出生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一户并不宽裕的家庭里,学生时代的他就担任各种学生干部职位,凭借助学金与勤工俭学得来的收入完成学业。1965年,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之后,自愿报名加入援藏的行列之中,在没有建通青藏铁路的年代,硬是坐上了汽车踏上了近一周的进藏路程。首次进藏,他被安排在了当年隶属西藏昌都地区的察隅县(现属林芝地区)的某一个养路道班工作,在修桥补路的大半年里他坚持跟连队上的兵“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同商量”,并且积极组织“忆苦思甜”活动,提出生活在西藏,不仅要适应它,还要改变它他还说对担当翻译工作的藏族同志,不能简单的把它们当成翻译工具,而是要提高他们的政治水平培养他们的工作能力。杨昌林老师在昌都的工作成绩,使他在自己工作的片区内家喻户晓,被评为西藏自治区劳动积极分子。

昌都地区提出要杨昌林老师留任时,他婉拒说:“我受到老西藏精神的熏陶这一生有两个愿望,第一个便是一定要去西藏最苦的地方干上一辈子!就这样他又主动申请往位于世界屋脊之巅的阿里地区工作,由于极力要求去基层锻炼,他被借调到了边境乡里。下乡途中,在崎岖陡峭的山上他几经落马摔伤,寸步难行的羊肠小道上他手脚并用而下,以顽强的意志克服重重困难与一路同行的同事结下深厚的战友之情。在学会骑马之后他又奔波于各个乡里调查情况,试办人民公社,与同事去边境草场工作时还帮当地的老人家背水、做饭,拾牛粪等,老人家也会给他们送去酥油茶和糌粑。有一晚深夜下大雨,杨昌林老师和同事睡在帐篷外轮流值班放哨,多亏有当地的老人家送过来的防寒物件才得以挡雨。老人家的赤诚相待犹如一股暖流灌注,使杨昌林老师更加坚定了西藏干一辈子的决心。

采访时他多次跟笔者强调西藏需要大批本地人才,援藏干部服务年限有规定更需要本地人才长期建设西藏。他想着要在西藏干一辈子然而高反是无情的,1976年,杨昌林老师突发高原性心脏病,一度昏迷十个小时,野战医院紧急抢救才将他从死亡线的边缘拉了回来。

志同道合结伉俪,同心协力筑家园

杨昌林老师的第二个愿望就是娶个藏族姑娘做妻子。

在阿里地区扎达县,他结识了藏族姑娘次仁德吉。杨昌林老师在为民众讲授“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时,德吉阿妈担任他的翻译,同事们都说:“次仁德吉是个好同志”,她的朴实无华打动了杨昌林老师的心,两人志同道合为共同的理想喜结连理。同年12月诞下女儿,妻子临盆之际他因公出差没能伴之左右,一份简单的电报让他难掩荣升人父的喜悦。隔年休假探亲生下儿子,因为二老的工作原因不得不把儿子寄养在同学家,又匆匆返藏工作。

由于杨昌林老师突发高原性心脏病,1978带着对雪域高原的无限眷恋,二老调往武汉大学工作。10多名西藏新生初到武汉因不适应武汉的湿热气候,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红疹的症状痛痒难忍。老得知后,千方百计帮孩子们寻医问药,最终解除了他们的病痛。从此孩子们都称呼他们为“阿爸、阿妈”,并在学校的藏族学生中广为流传。每逢周末与节假日,德吉阿妈和杨昌林老师把藏族学生都请到自己家里做客,并不宽敞的两室一厅里要招待的学生多达几十个,顿顿都有大鱼大肉招待。当时二老的工资并不高,还要供应自己的一双儿女上大学,开销可想而知。87届的一名藏族学长在怀念老阿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到:“我听到孩子们抱怨平时菜里连个肉都见不着,那些学生来了就大鱼大肉。他们忍心让自己的亲生骨肉受委屈,却让藏族学生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一家人的日子虽然过得简单清贫,对藏族学生却毫不吝啬。1991年夏天一位藏族学生肺部大出血,医院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在他丧失信心,“阿爸阿妈”来到医院,不仅为他制作营养可口的佳肴更是日夜守护替他更衣擦身,给了他极大的精神鼓舞,通过医院的全力抢救和“阿爸阿妈”的精心护理,他终于痊愈出院。

德吉阿妈获得过的褒奖与荣誉颇多,她被誉为“盛开在武汉的雪莲花”,她的事迹说不尽,然而无情的病魔最终还是夺走她的生命,她于2005年逝世。杨昌林老师评价德吉阿妈是最重情义的人,她一生重视本民族人才的培养。他们的一双儿女从武大毕业之后,也像父亲一样放弃在内地更好的就业机会都主动前往西藏工作,儿子至今还在西藏阿里地区。杨昌林老师的家庭就像是民族团结的缩影,一家人都在为建设西藏注入自己的力量。

身处江城心系藏,老骥伏枥献余热

杨昌林老师的家被称作是藏族学生“武汉之家”。当笔者问他是怎样产生建立“武汉之家”的想法时,他缓缓回答道:“这是一个自然而然形成的家。”

自妻子去世,已届古稀之年的他仍然以各种方式延续着对藏族学生的关爱,他的女儿也成为了他的接班人,积极投身到父亲的事业当中。在青藏铁路还未开通的年代,很多藏族学生因为没有条件回家过年只能留校,他把他们都喊到自己家里,不太大的屋子里挤满了人,杨昌林老师和学生们一块儿其乐融融的过年。08年南方地区遭遇雨雪冰冻灾害时,72岁的杨昌林老师被困在了湘西老家,他想尽办法辗转多次、两天两夜没合眼赶回了武汉,从藏历三十到初七,将滞留在武汉的藏族学生分批接到家里过年。

一位华师物理专业的藏族女学生,在大二时通过英语四六级不仅成功考研,想继续考英语八级,然而按规定,非英语专业的考生无法获得参加考试的资格。杨昌林老师得知这个情况以后亲自去了省教育厅民族教育司说明情况,他说:“藏族学生别说八级了,考四级都难。一个藏族学生有如此之大的雄心壮志,应该鼓励呀!”,几经多次走访,终于争取到了名额,那名学生也未辜负老师的希望,顺利通过了英语八级考试。还有一位在武大读书的藏族男学生,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没有获得保研的名额,杨老师知晓后找到学校领导说:“这个孩子的成绩在西藏已经算是特别优秀了,这些藏族学生回藏后就是西藏稳定发展的中流砥柱。”再三请求下终于为这名藏族学生争取到了保研名额。

杨老师每年坚持请入学的藏族新生吃迎新饭,还为藏族毕业生组织欢送会。他说:“我是西藏的女婿,也是西藏的儿子,对于藏生的资助,我毫无怨言,因为我只是在帮助我的家人。”

平日里,他还依据藏族学生的心理特点、兴趣爱好和特长,在国庆节、西藏和平解放纪念日期间积极支持他们开展有意义的课余文体活动。每一年的“德吉杯”蓝足球赛是在武汉各大高校藏族同胞最具影响力和最隆重的活动,它是武汉藏族学生为了纪念杨老师的爱人德吉阿妈而命名的。武汉高校的藏族总负责人说:“杨老师和蔼可亲,虽然年近八十了,但是每次活动他都会亲临现场指导我们。比赛时有谁受伤了,最关心焦急的总是杨老师。他是我前行路上的榜样,是我在武汉的亲人!”武汉大学的一名藏族学生说:“我毕业以后要回到西藏,像杨老师一样用实际行动去影响身边的人,做藏汉人民团结的桥梁。”

采访进行时,笔者问他西藏为带来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信念让坚持援藏如此之久?他说:“首先,不能说援藏,要说建藏,因为我是西藏的儿子,我有义务为建设西藏出力。我对西藏感情很深,在藏的经历对我做人做事有了很大的促进。”各种荣誉纷至沓来,他被湖北省委、省政府授予“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称号,被武汉体院评为“感动武体·十大杰出校友”,武汉大学授予他“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教师”称号并号召全校师生向杨昌林老师学习,掀起了学习杨昌林先进事迹的热潮。

有目共睹,有口皆碑,33年来,杨昌林老师始终坚持帮助培养藏族学生,不仅重视对学生的言传身教更是为西藏送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无怨无悔地燃烧着生命的全部能量,一生都在为建设西藏而出力他为藏无私奉献的精神不仅感染着每一位藏族学生,更鼓舞他们努力学习科学知识,真正做到为建设家乡贡献力量。

 

 

 

采访策划

一、采访主题:小人物,大故事之《藏族学生的汉族“阿爸”》

二、采访对象:武汉大学退休教师杨昌林

三、采访时间:2015年10月27日

四、媒体定位:南方人物周刊

五、定位分析:《南方人物周刊》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管、南方周末出品的综合人物周刊。它以“记录我们的命运”为办刊宗旨,以“平等、宽容、人道”为理念,关注那些“对中国的进步和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彰显人类的向善力量和深遂驳杂的人性魅力的人”,以“人物”为切入点为读者奉上一席精神盛宴。

六、采访背景:“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杨昌林的事迹在西藏广为流传,他和妻子一起筑起的藏族学生“武汉之家”接待帮助过的藏族学生近1万人次,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用在了他们身上。三十三年来,杨昌林矢志不渝、持之以恒,始终坚持帮助培养藏族学生,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他的感人事迹。

七、采访目的:维护祖国统一社会稳定,促进民族团结是我国顺利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本保证。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民族团结是发展进步的基础”。通过对杨昌林同志先进事迹的报道,表明“三个离不开”的思想铸就了民族团结典范,号召更多华夏儿女投身于民族团结事业,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注入力量,催生更多为促进民族团结进步事业而做出贡献的模范集体和模范个人。

八、采访方式:面对面问答式聊天。

九、采访框架:进藏的初衷——入藏的过程——在藏的经历——离藏的感触——援藏的心(总结)。

十、采访提纲:

1.对本人的采访

①请问您最初想去西藏工作的原因是什么?

②当时从武汉启程之后您是怎样到达西藏的?途中和到达之后历经了怎样的高反状态?如何医治的?

③听说昌都地区让您留任校长,为何坚持请愿赶赴阿里高原呢?

④记忆之中当时的阿里各方面是什么样子的?

⑤可以讲讲您与德吉老阿妈的故事吗?

⑥当年您的家人对您与德吉老阿妈这段民族结合的婚姻持何态度?

⑦调回武汉工作以后,您二老因何种缘故产生了建立藏族学生“武汉之家”的想法?您二老做的第一件帮助藏族学生的事是什么?

⑧武汉藏族学生数目庞大,您是通过何种方式了解他们的情况呢?有无学生主动上门寻求帮助呢?

⑨可以讲一两件您二老在武汉大学任职期间帮助藏族学生解决的问题吗?

⑩在帮助那么多藏族学生的过程之中,您遇到过什么令您记忆犹新的人事吗?

⑪在为藏族学生开展各种兴趣活动期间您遇到过什么困难?是如何解决的?

⑫我们从搜集的资料当中了解到您收入的三分之一都是用于藏族学生身上,这是否对您的家庭造成了一定的负担?您是如何解决的?

⑬您觉得往届的藏族学生与现在的藏族学生有何区别?有何优点和不足之处?

⑭除了“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之外,您还获得过什么荣誉?

⑮您的亲友及子女是如何看待你们二老的事迹呢?

⑯退休之后,您的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在干些什么呢?近年来,您的身体状况如何?

⑰如果让您为您二老这么多年坚持为民族团结事业所做的贡献打一个分数(1——10),您会打多少?为什么呢?

⑱西藏为您带来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信念让您坚持援藏如此之久?

2.对几个藏族学生的采访(微信采访)

①可以讲讲“德吉杯”的故事吗?

②在你的心里杨老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③可以讲讲一两件具体的你所见闻的杨老师帮助藏族学生的事件吗?

④在你的印象里杨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⑤讲讲你与杨老师共事的经历?

⑥代表武汉高校藏生,你想对杨老师说些什么?

 

 

 

采访手记

暑假临近的时候,思政网的朋友对我说:“下学期回来后就要开始举办新闻之梦了,咱们有的忙了。”那时候的我对“新闻之梦采访报道大赛”毫无概念,只是听说新闻之梦是思政网每年承办的最重要的活动。当真正开始接触,从筹办到参赛,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的每一天似乎都被申请场地、送介绍信、送邀请函、采访、写稿、改稿、再写稿的忙碌充斥着。对自身而言,这个比赛的意义——过程更重于结果。未知的荣誉已经不能与投入的心血和收获的心得相匹敌了。

采访初学者之“踩点”

由于是初次采访人物初次写稿,有点小兴奋又夹杂着一点小害怕,就这样我开始执手行动了。看到“小人物,大故事”这一主题,给我的感觉是浅显易懂但着实难以拿捏,“小人物”的界定在哪儿?什么才算“大故事”?就像人家让你做一件衣服,却又没告诉你尺寸、颜色、款式,类型。我开始四处打听,我观察到大学生自发组织的公益团队日渐增多,一波又一波热衷于公益的大学生通过组建团队进行帮扶活动。原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不成想因为这个机构尚未成型,问题接踵而至,不得不戛然停止,又开始寻求新的目标。在翻阅西藏新闻时,看到习大大题词的“加强民族团结,建设美丽西藏”贺匾,突然间迸发了采访曾有几面之缘的“杨爸爸”的想法,但又觉得已经有多家媒体竞相报道过他的事迹,我是否能够在这些简短的报道之上突显新意,写出更深层次的报道呢?

采访初学者之“定点”

几番踌躇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去采访“杨爸爸”。列好采访提纲后,认为一个人采访难免有疏漏,两个人组队更能互补完善,于是“我”就成为了“我们”,一个负责采访,一个负责记录。我们之前看过的媒体对“杨爸爸”的报道都只是概括性的综述,详细内容并未占据特别大的篇幅,于是我们决定详细的写一份从他进藏到离藏,再到武汉帮助藏生的援藏事迹的报道。我们认为不仅要采访“杨爸爸”本人,还要采访藏族学生,本人的口述加之外界的印象和评价,对写出来的文字更具备说服力。以对这些事件的详细报道来反映“杨爸爸”的援藏精神与他和藏族学生之间的感情。我们通过武汉高校藏族负责人与“杨爸爸”取得了联系,联系采访对象的过程十分顺利,“杨爸爸”特别乐意配合学生工作。采访当天,年近八十的老人一早就来公交站接我们,因为我们的到来他格外忙碌,又是招待我们吃喝又是慈祥的关心我们的家庭情况和学习情况。因为“杨爸爸”的健谈,采访不是单一的问答模式,除了对十八个问题的按点回答,他还主动跟我们讲了很多他在西藏工作时的见闻,我们就像听故事一样,不仅了解到了自己所需的信息,更是知晓了几十年前的西藏的冰山一角,近两个小时的采访十分流畅且愉快。

采访初学者之“难点”

前面几个环节的顺利进行为我们减轻了不少压力,我们以为都已经获取了信息量,那么将它组成一篇稿子又算什么难事呢?然而,执笔写稿时才发现“组稿”同“采访”一样重要,甚至“组稿”才是关键点。看着稿纸上抄写的几页录音内容,上文不接下文,无从下笔。原来“组稿”需要框架结构,需要将采访对象提供的内容真实准确的归纳,还需要组织通顺的语言文字来呈现。这对从未写过新闻稿的我们来说就是当头一棒,由于新闻写作功底差,不得不恶补人物通讯写作的知识,搜集了大量的资料,也参考了不少文献,几晚的挑灯夜战之后我们的第一篇人物通讯的初稿基本完成,总算是有了点苗头。结合两个人的意见,初稿存在的第一个问题总结起来就是“语病太多”,有些词语使用不当,有些词语使用重复,有些句子有歧义......我们的稿子差点就此“夭折”,拿回去重新改了几遍。第二次,我们让身边的同学阅读我们的稿子,通过同学的读后感来寻找稿件存在的问题,判断稿件的可读性。第二次存在的问题就是:有些遣词造句太过官方化,会削弱打动人的部分,我们又重新修改了几遍。在几次反复写稿改稿的过程中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惑就是“题目”,稿子写好却不知道该如何冠名才好,用了比喻、用了拈连、用了对偶......最后决定舍掉修辞手法选择更直白的表达方式。就这样写稿、改稿、再写稿再改稿用了近三周的时间终于定稿。

采访初学者之“截点”

之所以说这个比赛对自身的意义“过程更重于结果”是因为:我们在找采访对象、采访、写稿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重在参与”这个词,收获颇多。最重要的是迈开了第一步,对新闻写作有了一知半解,写作能力实实在在的得到了提升,学到了不少东西,这让初次写新闻稿的我们多了一份自信,也让我对自己未来从事的职业多了一度热爱。如果没有这个比赛,我的新闻写作可能起步的更晚。实践的魅力就在于,相比理论更能直观的收受到知识,且记忆深刻,感谢这场比赛!我们相信只要认真用心参与了,哪怕一时半会儿得不到肯定,留给自己的发展进步空间却是无限大的。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