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新闻之梦”一等奖作品《张锦雄:因“艾”公益,所以不凡》
发布时间:2015-12-15
       浏览次数:

“你以为我是一名生活很规律的科学家,其实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全球现有数以千万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患,张锦雄只是这个少数派中的一个。

每天早上8点多起床,早餐高钙低脂奶,加上麦片。随时上网查资料,写文章,回邮件,每天都喝八杯水,吃两份水果,不抽烟喝酒,再加上一系列不认识名字的瓶瓶罐罐的药物,“是不是很像一名深谙养生规律的科学家?”张锦雄一边自我解嘲一边介绍了他的日常生活。

张锦雄有很多的身份:“香港彩虹”、“彩虹中国”等公益组织的创办人、各大高校的公益讲座嘉宾、出版过《肯复的艾滋岁月》一书。他还是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第二季乐嘉战队的选手,并成为全国14强之一。他的微博粉丝因此大大增长,也收到许多正面的反馈,与此同时,有愈来愈多的高校、民间组织和疾控中心邀请他去做分享,甚至有感染者的父母、伴侣找他进行咨询。有人曾问他“外面风大雨大,为什么还要走出来“他说:“我想因为自己的‘站出来’,来帮助其他人消除恐惧,让我们这个小群体积极面对人生,正视艾滋,促进平等博爱。”《超级演说家》编导袁泉说:“因为舞台上从来没有艾滋病人,他们需要这样的一个平台去告诉更多的人其实艾滋病并没有那么可怕。所以节目组找到了他,让他来为艾发声。”

如此多的头衔在张锦雄看来似乎无足轻重,“怎么活着并没那么重要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艾滋病患者,经历过后知道路多么难走,但正因为知道了应该怎么走,所以想为它(对抗艾滋病)做点什么。”

参与到公益中的不仅是艾滋病患者,更多的是未感染者,黄豪杰就是他们中的一员。2011年他在广州培训时认识了张锦雄,”我之前看过一些艾滋的报道,也上网查过资料,发现感染者是一个数量不容小觑的群体,所以需要更多的力量来做这方面的事情。”袁泉也说:“我认为艾滋病公益很有意义,我也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例如我是一个媒体人,我会进我的朋友圈,让他们尽可能的曝光,增加他们的曝光度,让更多的人去关注他们,帮助他们。”

“我一直以为艾滋病离自己很远,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来到自己的身边”

1995年年底,张锦雄连续三个月间歇性地发烧丶拉肚子丶体重骤降丶盗汗丶脱发丶皮疹,看过三个西医和一个中医仍没好转,救护车便把他送进了沙田仁安医院,一位从澳洲某艾滋病医院回流香港的女医生,看了看他颈部两边的淋巴腺肿大,便提议他做艾滋病病毒抗体测试。那时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呼吸像停止了一样”。在病床上受了一整夜的煎熬,12月28日早上9点,他接受了医生的“判刑”——HIV阳性和机会性感染肺囊虫肺炎。就这么一句话,将他推进一个前所未至的深渊里。当时的他根本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不断对自己说:“事实无法改变,勇敢面对现实和承担自己所闯出来的祸吧!”彼时的张锦雄根本不知道能活多久,过完下一个生日和圣诞,成了他最大的愿望。但他也明白艾滋病并不像中风、癌症那样被人理解,“我是家里最大的男孩,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非常害怕告诉亲人、朋友后被拒绝。”不过,只对着护士长哭了5分钟后,他深呼吸打开了一个人生最难打开的门——把真相告诉家人。他永远记得母亲在得知后放声痛哭,无助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的命来跟你交换。”

回想那段痛苦的日子,他坦言自己也曾想要放弃,“很多时候会独自痛哭、借酒消愁、吸烟解闷、独坐在九龙公园,寄情于卡拉OK、赌博,甚至因为失恋而停药三个月……世界上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过去的张锦雄一直很迷茫,却没有办法与任何人讨论,也得不到任何帮助。“回首往昔,我庆幸自己有机会死去活来”现在他用异常轻松的口吻说到,“即使我没有感染艾滋病毒,人生其实也会遇上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为的就是让我们成长,让我们体会什么是真爱。之前可能还会想着赚很多的钱,买房,或者出去旅游,经历了这件事情后,我觉得帮助别人,能为这个群体做一些事情可能更重要。”

“将心比心,以爱育爱,用生命影响生命”

这位香港彩虹、彩虹中国的创办人现年四十岁,他个头不高,身材矮小,留着常年不变的小平头,总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会在手腕上带有彩虹标识的手环。他衣着简单,看上去也不过是长相略老成些的青年,但在讲演时却总是充满激情,用他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感染在场的每一个人。

和所有艾滋病患者一样,张锦雄曾深深感受到那种根深蒂固的痛苦和绝望。因此,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公益,创办了香港彩虹。

1998年,张锦雄与两名朋友创办了义工机构——香港彩虹,帮助艾滋病人接纳自我、重新建立社会关系。可仅仅开办两年多的香港彩虹,先后遭遇其它两位创办人出国、失去办公室和资金来源等变故,一度陷入绝境,整个机构只有张锦雄还在。此后的7年间,他靠一己之力维持机构的运转和曝光率,用自己的手机接听热线,去大学做演讲,去民政局表达意见。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他说:“我终于因为艾滋病找到了人生可以发挥的角色,可以追寻的梦想。在历史的洪流中,哪怕像一滴水一样发挥作用,用生命影响生命,就觉得人生没有白过。”

事实证明,张锦雄的努力没有白费。采访中,一位被他帮助过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艾滋病感染者说道“当我确诊艾滋病后,组织劝我赶快上药,最后,我终于在2013年10月6号开始吃药。从那一天开始,我感觉很释然,只是想活下去。到现在为止,我的生活健康状态越来越好,体重增加了十多斤。所以,生活态度很重要,不要关注我们能活多久,把每一天活好是最重要的。”

“人生之不凡,不在于赢过多少人,而是帮过多少人。”

谈到未来,张锦雄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兴奋,“我想去中国更多的地方,把在香港过去十几年做的事放到内地,帮助更多内地的公益组织、感染者组织、学生社团去推动反歧视,推动艾滋病的预防和关爱。”

自从张锦雄检查出艾滋病,迄今已有二十年,他一直靠着自己微小的力量,想要去实现一个宏大的愿望——让更多的感染者能够获得社会的接纳,获得同等的幸福。

“因为人生之不凡,不在于赢过多少人,而是帮过多少人。”

 

 

 

策划书

主题小人物,大故事”这一主题着力揭示凡人之不凡,从细微之处展现人性的光辉。小人物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个团体、组织,而他们的大故事必定是一种能感染人、振奋人、温暖人的力量。报道聚焦在致力于公益的艾滋病人张锦雄身上展现以己之力为“声、克服自身病魔的恐惧为艾滋病公益历经风雨更多的人传递希望与爱四个方面,表达出他所抒写出的人生大故事。

构想:小人物”有多层含义,角度不同对其理解也有所不同。张锦雄兄弟姐妹众多,一家人住在香港廉租房里日常生活与平常市民无异,”之;张锦雄是艾滋病患者,处在一个弱势群体当中这个群体也是社会中的少数派为“”之二;中国的公益组织不计其数张锦雄创办的“香港彩虹”、“彩虹中国”这种艾滋病公益组织却鲜有人问津,此“小”之三。同样“大故事”亦有三个层面张锦雄没有被病魔击垮,从绝望勇敢地走出来,获得新生此为大”之一;在中国,艾滋病公益组织力量薄弱,张锦雄永不言弃克服重重困难,毅然在艾滋病公益之路上勇往直前,此为“大”之二;经历了自己生命中的大悲苦,张锦雄把功名利禄当作浮云,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去温暖他人、传递希望此为”之三。三小”与“三大”,多个维度诠释“小人物,大故事”这一主题。
切入点分析:以倒叙手法为主,不同的方面,切入主题深化主旨)

1.以张锦雄的日常生活开篇引出他艾滋病患者的身份,并介绍他目前在艾滋病公益方面所做的努力已取得成绩

2.时间回到张锦雄得知自己患病,在绝望痛苦挣扎那段时光,最终他走出病魔的阴霾,获得新生

3.张锦雄创办公益组织的起源、艰辛和被帮助人的感受

4.张锦雄对未来的期待以及我们对主题的理解与升华。

背景:

当下艾滋病患者数量不断增加,且青少年群体的数量大幅度增加但许多人对艾滋病仍然抱有偏见,使得艾滋病人生存状况难以得到好转。中国公益组织虽多,但致力于艾滋病领域的公益组织却较少。能从艾滋病中走出来的人很少,走出来之后还投身于公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张锦雄便是其中之一,他也成为了这个社会上拥有大故事的一个小人物。

媒体定位:《中国青年报》

定位分析:《中国青年报》以青年为主要读者对象,覆盖全国各大高校,被评为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报纸,应该是传递出最与时俱进思想弘扬正能量关注与大学生密切相关的一切新事物。艾滋公益充满正能量存在,张锦雄所体现的“大故事”对大学生具有良好的价值观塑造作用。

报道安排:

时间:10月23日-118

报道内容:本报道聚焦在以致力于公益的艾滋病人张锦雄身上,展现他以己之微力为“艾”发声、克服自身对病魔的恐惧、为艾滋病公益历经风雨、向更多的人传递希望与爱四个方面,表达出他所抒写出的人生大故事。同时通过超级演说家》编导袁泉、“彩虹中国”的参与者、被帮助过的艾滋病患者采访,从侧面揭示张锦雄的“大故事”。

采访对象及方式

1.香港彩虹、彩虹中国创始人张锦雄,采用线上采访(具体为微信聊天、视频聊天和邮箱采访等)结合的采访方式。

2.采访《超级演说家》编导袁泉,采用微博微信线上采访。

3.“彩虹中国”的参与者黄豪杰,采用微博微信线上采访。

4.被帮助过的艾滋病患者,采用电话采访。

5.线上的信息搜集。

6.就关键性问题在微博、QQ空间和人人等社交平台上进行互动交流和讨论。

采访准备:

1.录音笔、相机,电脑、手机通讯工具,笔、本等采访必备物品。

2.搜集采访对象的资料,进行充分了解。

3.拟好采访策划,准备采访提纲。

4联系采访对象,确定采访时间。

6查找当代中国艾滋病公益的相关资料,进行分析。

提问提纲

(一)张锦雄

香港彩虹、彩虹中国创办人,百分百公开同志身份的艾滋病患者。一直致力于关怀艾滋病人的工作。著有《肯复的爱滋岁月》(Kenfil’sPositiveLife)一书。超级演说家第二季全国14强之一。

1.在博客中写了一个专栏叫“与爱共生二十载二十载的生活并不算短。那请问现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2.您当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去检查身体的刚被确诊时的心情如何,家人的反应是怎样的?

3.艾滋病一直是死亡的象征,十分可怖的话题。是怎样从艾滋病中走出来的?这中间经历了什么?

4.艾滋病公益之路困难重重,您为什么一直在坚持此间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如何克服的呢?

5.办香港彩虹,最让你映像深刻的事情是什么?之后您又创办了彩虹中国,您觉得香港和内地对待艾滋病患者以及这份公益行为有什么不同吗?

6.现在的彩虹中国的状况与你的创办初期的预想有什么不一样吗?

7.大多数的艾滋病人选择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生活着,您为什么站出来,甚至站上了《超级演说家》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你遇到了怎样挑战,又有哪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8.们得知在彩虹中国这一个组织里,有相当部分的志愿者是未感染者?您这种现象的看法是什么?您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9.今年您已经四十岁了,人生也已经过去了一半,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10.今年的数据显示,青年学生的艾滋病感染有所上升,您有什么话想要对大学生说吗

(二)袁泉

《超级演说家》编导

1.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邀请张锦雄先生参加超级演说家呢?

2.您个人觉得他在舞台上的表现如何呢?

3.因为毕竟张先生的话题比较边缘,那在节目审查时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4.您个人对艾滋病有什么看法呢?之前的生活圈中有类似张先生这样的人吗?

5.您个人对艾滋病公益组织有什么看法吗?您想过要参加艾滋病公益组织去帮助更多的人吗?

(三)黄豪杰

未感染者,彩虹中国志愿者

1.你本身是未感染者,什么契机让你加入到艾滋病公益当中来的?加入组织后,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2.迄今为止这个组织中你做了哪些事情?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3.在你心中,艾滋病患者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4.你可以对张锦雄做一个评价吗?

(四)被帮助过的艾滋病患者不愿透露姓名)

1.是在什么情况下你知道了彩虹中国

2.彩虹中国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3.你有与张锦雄接触过吗?对他印象如何?

可能碰到的问题:

1没法挖掘到主人公有价值的故事

2带着个人感情去做报道

3跑题,掌握不好想要突出的点,偏离题目

4采访因受访者时间、事物等原因受限,不能按时间完成采访

5因为被采访者自身的原因,有些采访可能不能挖掘到深度。

6话题比较敏感,不容易把握限度。

解决的方案:

1准备充分,掌握采访主动权,思路想准,方法找准,不脱题,设置主线,所有采访围绕主线

2注意与人沟通交流的方式,虚心有礼貌

3提问方式要适度,问题尽量不要涉及个人敏感话题

4客观公正,以一个新闻人的态度去做报道,把事实及事实背后的东西呈现给大家,一定要真实

5尽量把采访变成一个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的对话

6.提前向老师咨询相关问题,把握限度。

采访手记

在路上

贾渊渊

第一次看到“新闻之梦”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就莫名地喜欢,也许是专业使然,又或者是自己想要完成那个“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梦想。“一定要亲身经历一次,去发现,去采访,去写稿”,我默默地对自己说。终于,机会来了。

“小人物,大故事”,第一眼看到这个主题时,我就觉得有好多内容可以写,但又不知如何下笔,从哪儿说起。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陷入一个僵局无何奈何时,关在记忆匣子里的某些片段便会突然跳出,给你希望。毫无征兆,我蓦然想到之前新闻采访课上看到的那个关于艾滋病患者的纪录片,深深感受到他们需要关怀和更多的温暖。“有人在为这个弱小的群体做些什么吗?”我心里暗自想到“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他的故事一定值得报道。”我把这个想法分享给了罗浩,没想到他早已为武汉的艾滋病公益组织献过爱心,并与“彩虹中国”的创始人张锦雄有过接触,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就他了,他的故事一定能传递出振奋人心的力量”。

有了目标,思路也便开始清晰。但可以说,我对艾滋病公益组织知之甚少,张锦雄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也十分陌生。于是,我开始拼命查资料,看视频,读他写的文章,一个星期下来,我觉得自己已经认识了他好多年,并从心里敬佩他的勇气和坚持,更坚定了我要采访报道他的信念。

熟悉了人物之后,我们便开始一边试着联系张锦雄,一边着手写采访提纲和策划。这是一个艰难的思考过程,讨论中,我们总是各抒己见,然后互相对比,试着找到一个最好的方案。经过漫长的讨论,我们终于初步定下了外围采访对象和整体方案,。接着,好消息便来了,经过许多天的联系,张锦雄终于在微博上回复了我们,我们当时欣喜若狂,“还可能有机会和他面对面的聊天呢”我高兴的想。不过,好事多磨,他在微博上回复说自己现在正在美国,当面采访肯定是无法实现的,不过还是可以私信聊天的,我们连忙答应,问了我们已经准备好的问题,通过他的回答,也发现了许多自己以前没有想到的,顿时感觉充满了希望。

接着便是外围采访,我们通过张锦雄知道了《超级演说家》和他对接的编导袁泉,于是,我们便在微博上关注编导袁泉,关注所有有关《超级演说家》的内容。然后,我们试着给袁泉姐姐发消息,表明意图,没想到她第二天就回复了我们,接下来的采访也比较顺利,我们还成了微博好友,当时激动的心情真地无以言表。接下来,还有彩虹中国的志愿者和被帮助过的艾滋病感染者,经过多方打听和重重波折,我们终于如愿进行了电话采访。

写作不辛苦,思考才辛苦。面对如山的资料,我和罗浩决定分头整理进行,经过几天的熬夜奋战,终于列出了写作提纲,写作思路也日渐清晰。但留给我们的时间实在不多,我俩只好抱着电脑从教室转战到大学生活动中心,再到朝花夕拾,小吃坊,一边吃饭,一边写作修改,经过无数次近乎苛刻的“咬文嚼字”,终于在截稿前一天的深夜12点完成了报道。定稿的那天正好是我的20岁生日,深夜的新闻之梦,大概是我最好的礼物,它让我的20岁如此难忘。

回望将近一个月的奋斗,我们有哭有笑,有起伏波折,也有欣喜若狂,最终我们完成了,并且竭尽全力。是新闻之梦,让我们有所为,有所爱,有所希望。圆梦新闻,我们永远在路上。

罗浩

在尘埃里找一朵花

这是经历过最辛苦的一次采访。当这次新闻之梦的话题一出,我的脑海里搜索不到一个确定的目标。芸芸众生里谁不是小人物,角度不同对一个人的定位也有所不同。马云看起来不是小人物,而是中国的首富,但在一个家庭中,他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同样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常生活,这不成了一个我们常规意义上的小人物吗?所以,我很难准确把握到这一准确的采访人物。

直到某天突然想起徐晓波老师在课堂上放了一个艾滋病儿童的纪录片,又联想到曾经在我们学校举办的一场艾滋病公益讲座,当时的主讲人也就是这次的采访对象——张锦雄。非常幸运当时我代表所在的校媚对他进行了相关的采访同时因为聊得投机成了在微博上互相关注的朋友。于是我就开始构思我是否可以去了解他更多的故事,从他身上出发,来做一个报道呢?当我给我的搭档贾渊渊说起这个想法的时候,两个人竟然一拍即合,对这个话题同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咨询了了徐老师的意见,加上考量与整个话题的契合度以及是否过于边缘化、能否带来正能量等方面后,我们确定下来了采访对象

于是我开始在微博上与张锦雄联系,一开始的两天一直没有得到回复,让原本士气十足的我们像泄了气的气球,就在我们准备另谋出路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他愿意接受采访的消息,但是由于他现在还在美国参加艾滋公益的分享会,23号左右才会到武汉,于是我们只能采取电话、邮件和视频的方式进行采访。时差是最大的一个困难,我们往往一个在白天,一个在夜晚,那段时间脑海里一直回旋着《白天不懂夜的黑》这歌名,但这并没有让我们气馁,反倒是更加珍惜每一次有限的采访时间,没有采访的时候就花更多的精力去找一切关于他的资料,文字视频我们基本上无一落下,让之后的采访能在有限时间里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再就是我们做外围采访的时候,多方打听联系上了《超级演说家》的编导袁泉女士,也是由于她的工作很忙,接受采访的时候也非常有限,好在准备充分,一次采访就拿到了我们所需要的重要信息。其实困难的还有寻找彩虹中国的志愿者以及被帮助的艾滋病人,前者是因为这一组织的志愿者相对自由,联系起来非常不容易,在我们广撒网的基础上才收到了零星的几个回复,而后者由于涉及到个人的隐私,我们无从找到,只能从张锦雄的曾经活动的地方下手,试着去找到一点点线索,在不打扰到人家正常生活的前提下,获取我们想要的信息。

终于在这片茫茫尘埃中,我们找到了一朵花,颜色鲜艳,引人流连忘返。

在黑暗里找一丝光明

这是最幸福的一次采访。其实我们在做每一次报道的时候,我们总以为能把控整个进程,殊不知当我们在循序渐进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新奇事物,这时候我们往往会迷茫。我以为公益就是一群人在闲暇时分做做善事儿,我以为只需要一点点勇气就可以从艾滋病的魔障中逃出来,我以为只需要一丝善良就可以为公益坚持长久。我完全错了,公益应该是一群人牺牲自己的光阴来完成善的壮举,获得新生需要强大的内心和恰逢其会的温暖环境,将公益坚持到底得咬紧牙关,要心存大爱。我记得袁泉说:“我的身边以前没有艾滋病人,那时候我对他们的看法与大众一样——同情甚至还有一些厌恶,直到后来认识到张锦雄,我发现他们就是和我们完全一样的人啊。”

在采访中,我们愈加清晰,仿佛黑暗中,觅得一丝光明。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