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民族文化

打造旅游品牌,传承刘三姐文化——以“刘三姐”文化数字化浮雕工艺品开发研究为例

发布时间:2019-07-06   作者:张欣娜   浏览次数:

【摘以广西山水为背景的“刘三姐”文化通过山歌、戏剧、电影等艺术的传播方式因受各方面条件的限制,给游客留下抽象的“印象刘三姐”。介于“刘三姐”文化传播的局限性,将数字化浮雕技术与“刘三姐”文化元素 结合,进行再创作,开发出具有审美价值的纪念工艺品,达到以携带具象实物的转移方式进行传播的目的。通过对“刘三姐”文化工艺品开发问题进行分析,提出对策,以打造出“刘三姐”文化旅游品牌,提高知名度,扩大“刘三姐” 文化的影响力,起到宣传“刘三姐”文化的作用。

关键词数字化浮雕;“刘三姐”文化;工艺品;传承;开发研究

  

 广西旅游资源内涵丰富,特别是“刘三姐”非物质文化传递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价值取向。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更多的当地风俗文化得到广泛传播,旅游品不断以各种形式呈现,加深了全国各地游客对广西的人文情感印象。广西是以壮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区,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将其巧妙沿用到旅游工艺品设计中,有利于旅游业的纵深发展,并可以扩大本土文化在中国的影响,目前,刘三姐旅游产品以大型实景演艺为主,其优点是能够让旅游者身临其境享受文化氛围,但不足之处是不能像实物一样随时携带,“刘三姐”文化产品途径单一,在开发上还有待进一步研究,通过数字化浮雕的形式充分拓展和传播“刘三姐”文化,结合现代数字化技术开发出具有特色的“刘三姐”旅游文化产品,打造旅游品牌。

 一、数字化浮雕概述

 随着计算机的发展和软件的开发,民间手工艺越来越多借助现代的数字化技术传承,运用各种软件不同工序模拟手工艺的特点,研发相应的数控机械。如民间织锦、刺绣都运用了机绣;瓷器绘画运用机器印制;数字化浮雕的研发也应用到了各个领域,传统家具和陈设采用了数控雕刻机。数字化浮雕是由先进的数控技术与传统浮雕技艺结合所产生的新兴的艺术。艺术家将感性的浮雕作品化为理性的数字化的程序,通过这些程序语言来控制数控机床完成浮雕作品的制作。这种用数控机床完成的作品具有机器美的特点,是人工和机器共同完成的作品。

 二、“刘三姐”文化数字化浮雕工艺品开发的必要性

 数字化浮雕已经从纪念品、徽章的制作发展到更广泛的行业,如工业产品、日用品、工艺美术、考古等行业,目前在大足石刻造像与铭文碑刻的保护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数字化浮雕本身与雕刻艺术是一家,对创作出有价值的艺术品,特别是大规模的批量生产中具有手工雕刻不可替代的作用。“刘三姐”文化活动在“三月三”举行,主要靠山歌、戏剧、电影等大场景的表演来宣传,常常用广西的风光作为背景,如桂林的象鼻山、宜州下枧河、刘三姐故居等,因音像类的场景传播受到时间、地点和空间的制约,传播范围小,影响力不够,导致传承力度不足,受众可接受程度有限。广西大部分都以旅游开发为主,其旅游文化特产和工艺品深受旅客的喜爱。根据旅客的消费心理倾向,轻便的工艺品成为他们到当地购买的主要旅游纪念品,这些工艺品能发挥传承文化的作用。据调研,现今“刘三姐”旅游工艺品较少,无论在种类上,还是在形式上都有待进一步挖掘,而数字化浮雕能够运用阴刻、阳刻来体现刘三姐场景的形象,可以形成小型雕刻壁画、陈设品、工艺品等,随着旅客的流动将“刘三姐”的故事传播到中国、东南亚乃至世界各地,扩大“刘 三姐”文化的影响力。

 三、“刘三姐”文化数字化浮雕旅游工艺品的开发和应用

 “刘三姐”山歌、戏剧、电影素材丰富,形式多样,导演利用广西自然朴实山水烘托,将情景中的人物淋漓尽致体现出来,也是旅游工艺品开发的题材。刘三姐山歌、戏剧的人物角色形中无论是正义英雄刘三姐、老渔翁、阿牛哥,还是地主阶级反派 人物莫怀仁、管家,都反映了时代背景的社会关系中处于不同阶级的鲜活人物的性格特征。“刘三姐”文化每一场山歌、戏剧都是地主阶级的真实写照,无一不是工艺品的意义形象场景题材,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山歌、戏剧场景中,刘三姐、老渔翁、阿牛哥、莫怀仁、管家、秀才等都以演出的立体人物形象出现,为数字化二维提取提供了显现的轮廓。运用数字浮雕为载体,打造具有刘三姐文化特点的旅游工艺品。刘三姐文化旅游工艺品的数字化浮雕开发,主要有形象轮廓 提炼、虚拟模型制作、浮雕实物应用三个流程,下文以打造“刘三姐”音乐与形象并存的八音盒工艺品为例,运用数字化浮雕的三个流程来阐述。

 (一)刘三姐人物形象外部轮廓的提炼

 外部轮廓是形象的构造线,是一切物体区分背景的边界线,它还包括内部的结构骨骼线。无轮廓不成形,提炼刘三姐人物形象外部轮廓是打造刘三姐工艺品的首要条件。在工艺品中,显现一种文化,最直观的是视觉形象,将视觉形象与携带工艺品合为一体,才能凸显出文化价值、审美价值、历史价值的艺术品。刘三姐人物形象外部轮廓主要采用刘三姐山歌、戏剧、电影场景中的截图进行提炼。

 (二)刘三姐场景虚拟模型制作

 传承中国优良文化元素,打造具有历史内涵的旅游品牌,增加工艺品的收藏价值,增强旅客的购买意愿,发挥旅游工艺品开发的真正作用。如何增强旅游工艺品的收藏价值和旅客的购买意愿,其一,从形式美来打动旅游者的消费心理,提高工艺品的艺术表现形式,激发旅客、爱好者的购买欲望。工艺品艺术表现形式种类繁多,如书法、绘画、剪纸、皮影、戏剧、雕刻等工艺,其中浮雕是唯一具有二维的表现形式,它介于雕塑与绘画之间将立体对象压缩成二维造型处理办法的古老艺术,靠透视因素来表现三维空间,供一面或两面观看,具有活灵活现之感,符合中国审美情趣。其二,将传统工艺和著名的文化融入工艺品中,提高工艺品的收藏价值。如开发刘三姐品牌旅游工艺品,运用浮雕工艺“刘三姐”文化相结合,采用现代数字化浮雕技术模拟古典传统手工艺雕刻———凿、削、刻等各种刀工雕刻特点,打造出具有“刘三姐”文化的品牌工艺品。数字化浮雕在提取刘三姐形象的基础上,可以进一步扩展“刘三姐”文化工艺品的开发,将一维轮廓线演化成二维带面的浅浮雕模型,制作二维浮雕模型图,给人展现出更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三)“刘三姐”数字化浮雕在工艺品中的应用

 近年来旅游工艺品并不是很畅销,旅客对旅游工艺品推销的反感与厌恶情绪高涨,引起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原因:

 1.很多旅游工艺品欣赏价值不高。如现在市场上,商家为了达到商业目的,不择手段销售一些未经过美术培训人员开发的“刘三姐”文化产品,如现今销售的“刘三姐”竹节挂件,将刘三姐形象刻绘 得既矮又胖,无法体现“刘三姐”善歌的特点,观赏值极度欠佳,而使用价值也不高,大大降低了“刘三姐”文化在旅客观众心目中的印象。

 2.一些旅游产品外观审美粗俗低劣。那些打着“刘三姐”品牌名号的玩偶,无论是手捏、模型压制出来,还是缝制成的“刘三姐”玩偶,其服饰仿制粗糙劣质,头部和身体的结合处不严实,导致在短暂时间内,头部脱落,造型脱离了原有的形象和品牌内涵相差甚远。

 3.价格昂贵。从政治导向这一长远利益来看,真正的旅游工艺品是为了给旅客带来精神享受,为传承和发扬各地旅游的民族特色,而并非是出于商业市场赢利的目的,很多的旅游工艺品在价格上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有碍于中国文化的传承。采用数字化浮雕将“刘三姐”文化注入工艺品中,是在原有的文化基础上再次创作并批量生产,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提高工艺品的使用价值,在将“刘三姐”文化元素制成浮雕实物运用到八音盒中,将“刘三姐” 经典的歌录入到八音盒中,形成具有“刘三姐”韵律的工艺品。

 四、“刘三姐”文化旅游工艺品开发的问题及对策

 据调研,目前市场上出现“刘三姐”文化旅游产品的有刘三姐绣球、刘三姐扇子、刘三姐撑竹筏树脂工艺品和小竹排摆件、刘三姐黄婉秋牛角梳子、刘三姐邮票,这些旅游产品中工艺品非常少,绝大部分是生活用品,有些还只是利用“刘三姐”名气以销售为目的的食品,这种情况导致刘三姐文化韵味极少,未凸显相应的内涵元素。其二,市场上刘三姐文化工艺品形式过于单一,缺乏创新性,培养这方面人才的机构稀少,致使“刘三姐”工艺产品开发缺乏主力军。其三,销售市场局限于散点的小商店、旅游区、交易所、小摊位,商贩系统性的生产投入不济,其销售门面狭小,布置简单粗俗,门面风格相似,吸引力差,品牌传播效益不佳。针对“刘三姐”文化元素工艺品的现状,提出以下相应的几点解决对策。

 (一)规范管理,彰显“刘三姐”文化元素

 “刘三姐”文化旅游工艺品的承载途径方式的好坏,直接影响“刘三姐”的名气,广西地区大部分商贩为了营利打着“刘三姐”旗号,维持产品销售,使“刘三姐”名号泛滥运用,如刘三姐桶装水、刘三姐木梳、刘三姐扇子等,然而并非所有的产品都适合应用“刘三姐”的名号,比如木梳,名气最佳品牌是“谭木匠”,成立至今已有21年的历史,在人们心目中已树立了良好的形象,运用“刘三姐”作为品牌名称,并不占优势。当地政府对这种随意使用“刘三姐”的名号需要进行严格规范管理,并制定出非物质文化使用产权标准相关文件,可以运用外观专利的形式进行文化产权保护,引导商人合理利用“刘三姐”形象,凸显“刘三姐”文化价值。

 (二)重视专业团队,培养后备人才

 “刘三姐”工艺品缺乏设计专业人才,大多依靠民间工艺。如刘三姐绣球,单凭民间匠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在工艺产品中会出现设计美感欠佳,交易附加值不高等一些缺陷,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和当地艺术设计类高校联合,共同促进“刘三姐”文化元素工艺品的开发。政府需要规范“刘三姐”文化元素的产品使用范围和创意,当地艺术类高校的师生应成立研究团队,进行“刘三姐”艺术工艺品的研究和创新,甚至还可以开设相应的课程,培养出能挖掘“刘三姐”文化元素的后备人才,开发更多与“刘三姐”文化内涵匹配的旅游产品,提高“刘三姐”文化工艺品的技术水平和艺术价值,提高“刘三姐”旅游工艺品的文化内涵和审美价值。

 (三)结合现有技术,注重“刘三姐”旅游工艺品艺术形式创新

 在现有的“刘三姐”旅游工艺品中,最大的不足之处是形式较单一。“刘三姐”文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工艺品开发属于物质的范畴,这种无形和有形的双重属性在开发中具有一定的难度,必须将非物质的“刘三姐”文化注入在属于物质范畴的旅游工艺品开发中,使物质和意识达到统一。这一问题在实施中如何解决,是工艺品开发不可回避的。建议采用数字化技术,对特色的“刘三姐”非物 质文化物化的工艺品进行开发,如运用数控浮雕技术结合“刘三姐”元素,开发出不同造型的艺术品,如牛角梳、八音盒、镇纸等各种体现“刘三姐”人物形象的传统用品。重视与时俱进,重视科技与艺术相结合,提高工艺品款式、造型和外观的创新设计思维,使“刘三姐”传统文化与现代数控技术完美结合,为打造出新的“刘三姐”工艺品提供思路,提供更多具有收藏价值的纪念工艺品,使旅客感受到不一样的精神体验。

 (四)整合市场资源,扩大“刘三姐”旅游工艺品品牌宣传

 “刘三姐”旅游工艺品在市场销售中,宣传力度薄弱,政府重视程度还有待加强,开发商投入意识较浅,销售市场不规范,针对这些矛盾,需要整合市场上可以利用的资源,加大 “刘三姐”品牌宣传力度,吸引国内外的投资商,建设有规模性的销售市 场,并形成“刘三姐”旅游工艺品开发———投入———生产———销售的良性循环链,拓宽市场销售模式,将实体店销售和网络淘宝销售形式结合起来,扩展销售范围。在宣传方面,需要多渠道宣传,如运用报纸、杂志、电视网络、新闻媒体等,提高“刘三姐”旅游产品的知名度,提升对“刘三姐”文化广泛传承和发展的作用。

 五、结语

 数字化浮雕与“刘三姐”文化相结合,具有时代的意义。“刘三姐”数字化旅游工艺品的开发,能将“刘三姐”文化元素与现代技术结合,为创作更多形式的“刘三姐”旅游工艺品提供技术支撑。打造“刘三姐”数字化浮雕工艺品,不但增加了工艺品的功能和审美需求,而且还降低成本,为传承和发展“刘三姐”文化提供了条件。数字化浮雕为开发“刘三姐”工艺品创新提供新的技术,给以旅游业为主的广西城市提供了工艺品创作的新途径,促使销售额的增长。“刘三姐”数字化浮雕工艺品开发的实例 是传统文化和先进科技的完美结合,为进一步传承“刘三姐”文化提供了新方法,通过研究“刘三姐”旅游工艺品的开发所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策略,可以大力度地推动广西旅游事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吴红梅.广西民族传统图案与地方性旅游工艺品设计研究[J].广西社会科学,20156):24-28

(2)刘心平,温洋.精美绝伦术[J].艺计,201010):124

(3)肖锟,卢玉.土家族文化数字化传承问题———基于新媒体时代的研究[J].福建电脑,20189:13

(4)田俊.大足石刻数字化造像的数字化保护[D].重庆:重庆师范大学,2014

(5)李绍彬,冯霞.大足石刻世俗造像的数字化研究[J].艺术与设计,20138):128-131

(6)栾雅春.丹东黄蜡石旅游工艺品的开发实践策略[J].机电教育创新,20184):121+125

(7)于瑞强,李卫东,谢艳娟.桂西北特色旅游工艺品困境分析及对策研究———以河池市为例[J].设计艺术研究,20141):23-34

  

编   辑  :史  雅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