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民族理论

新时代如何更好地推进民族工作法治化

发布时间:2018-11-25   作者:   浏览次数:

新时代如何更好地推进民族工作法治化

西北政法大学民族宗教研究院 宋海彬

 

加快推进民族工作法治化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和法治中国建设的必然要求。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了以宪法为根本,以民族区域自治法为主干,以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民族工作的行政法规、辖有民族自治地方的省的地方性法规,以及民族自治地方制定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为主要内容的民族法律法规体系。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民族法律法规体系反映和肯定了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成功经验,既为民族工作提供了法制环境,积极发挥其规范、指引和保障作用,又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进一步创新发展留下了必要的制度空间。

新时代推进民族工作法治化的重大现实意义

坚持民族事务领域的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法律监督,广泛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推进全民守法,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应用于民族工作领域,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首先,构建完善的民族法律法规体系,更好地实现党的民族理论、民族政策向民族法律法规体系的转化,能够为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提供法制依托和规范保障。

其次,全面落实民族法律法规,有助于在促进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中央、发达地区、民族地区三个积极性,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加快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促进民族地区与东部发达地区之间、民族地区城乡之间均衡发展。

最后,用法律保障各民族团结进步,有助于推动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并育,严厉防范和打击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新时代推进民族工作法治化的基本路径

第一,要加强民族法律法规的立改废释工作,使民族法律规范体系导向更加鲜明、要求更加明确、措施更加有力。

以落实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核心,着力修订完善有关民族工作的法律法规,建立健全与民族区域自治法相配套的具体规定,提升民族法律法规体系的系统性、明确性和可操作性。制定涉及民族因素的法律规定,要广泛征求各民族群众意见,符合我国国情和民族地区实际,要妥善处理好民族事务领域法治建设稳定性与实践变动性的关系,妥善处理好法律前瞻性与可行性的关系,确保立法进程与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进程相一致,与民族工作的现实需要相一致,使法律真正起到维护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作用。

第二,在具体的民族工作中贯彻落实好民族法律法规。

在国家层面,要履行好国家机关法定权利义务,既在法律框架内保障自治机关依法行使自治权,又依法制定和落实加快民族自治地方发展的政策措施,帮助民族自治地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在民族自治地方层面,要保证宪法和法律在本地方的遵守和执行,坚持依法治理地方事务,在贯彻国家统一政令前提下依法行使自治权。着眼于经济因素和政治因素相结合,围绕民族团结、改善民生来谋划经济社会发展,通过经济社会发展促进民族团结、改善民生,更多地关注就业、教育、环保、扶贫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大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解决好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生产生活问题,让各族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特别要保住基本、兜住底线,促进社会公平。针对少数民族人口流动和异地生活就业的现实情况,要做好城市和散居地区民族工作,加强少数民族人口信息资源整合,构建服务管理信息化平台,完善工作机制,推进城市和散居地区民族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精细化。

在民族事务层面,要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既不能把涉及少数民族群众的民事和刑事问题归结为民族问题,也不能把发生在民族地区的一般矛盾纠纷归结为民族问题。执法司法机关要敢于坚持在法律范围内、法治轨道上处理涉及民族因素的问题,法律规定什么权益就保障什么权益,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对于涉及民族因素的人民内部矛盾,综合运用政策、法律、经济、行政等手段和教育、协商、调解等方法化解,防止事态扩大和矛盾激化。凡属于违法犯罪的,不论涉及哪个民族、来自哪个地区,都要依法处理。对于极少数蓄意挑拨民族关系、破坏民族团结的犯罪分子,对搞民族分裂和暴恐活动的犯罪分子,不论什么民族出身、信仰哪种宗教,都要坚决依法打击。

第三,加强民族地区政法干部队伍建设。

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民族地区的好干部要做“明辨大是大非的立场特别清醒、维护民族团结的行动特别坚定、热爱各族群众的感情特别真诚”。“三个特别”标准的提出,是党的民族理论政策在民族地区干部队伍建设上的具体化,为民族地区干部队伍建设指明了方向。民族地区政法干部队伍肩负着维护本地区民族团结和推动本地区法治建设的特殊使命,在培养、选拔、使用各个环节中都必须坚守“三个特别”的标准。

首先,要加强民族地区政法干部队伍思想政治建设工作,突出政治过硬、对党忠诚,强化党性锻炼,让各族政法干部牢记肩负的政治责任,在民族团结、合作共事上当表率,在服务人民、推动发展上奋发有为。

其次,要加强民族地区政法干部业务能力建设,提升各级政法干部正确分析、看待民族地区各类涉及法律的问题、正确把握和实施法律法规的能力。

此外,还要加强提升民族地区政法干部的个人修养,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引领,引导民族地区政法干部自觉担当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表率。

第四,重点做好关键地区的民族法治建设。

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必须坚持统一与自治相结合,民族因素与区域因素相结合。各民族自治地方既有共性又有差别,历史发展和现实条件、社会基础和急务问题都各有特点,这就要求全国民族工作与关键地区民族工作相结合,全面统领、重点推进。在加强民族地区法治建设的过程中,必须注意区分各民族地区和各少数民族经济社会发展和法治建设中的共性问题与特性问题、基础问题与急务问题。

总体上看,民族地区是我国的资源富集区、水系源头区、生态屏障区、文化特色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但这“六区”具体到任何一个特定民族地区,其关键性问题在内容与形式上又都有不同。有些民族地区民族团结基础好,但扶贫发展任务繁重;有些民族地区文化特色鲜明,但生态形势严峻;有些民族地区基础设施条件不错,但社会稳定问题突出。因此,必须因地制宜,坚持具体问题导向,实现民族地区的法治建设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和各族人民生活实际相统一,做到有的放矢、富有实效。

编辑者:唐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