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大首页|南湖思政网|首页
【第五届】二等奖作品《成功留学不等于留学成功》
发布时间:2013-06-19 浏览次数:

    哲人曾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了解自己。

        留学海外四个字看起来高端洋气,一瞬间就能吸引所有年龄层的人。只要条件允许,在面对一个留学机会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扑向它,高呼着:我要圆梦!可这真的就是圆梦吗?你的梦想是“留学”这件事本身?还是把留学作为跳板,实现自己的梦想?

留学是个梦

        1950年,历史在这一年久久定格,新中国向苏联派出了第一批学生,这批学生来自北大、清华、燕京以及其他几所大学。这不仅是新中国学生留学梦的开端,更是新中国留学潮的伊始。1978年12月,改革开放后首批52名公派留学生赴美留学。掀起了公派留学的热潮。21世纪,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才需求日益趋向高端化,留学梦的浪潮也就越来越大。

        在《梦的解析》中,弗洛伊德表示,梦是被压抑的欲望的变形满足。那留学梦又是因被什么压抑?又希望获得怎样的满足?

        多少年前,高考还是一座独木桥,千军万马只为那少的可怜的名额来改变命运。如今,本科上线率有了大幅提高。伴随着这种高校扩招,随之而来的就是就业门槛提高,生源素质、教学质量的下降等一系列问题。那出路又在哪?继续深造、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出国都是给自己“镀金”的方式。此时,现在出国与几十年前的“计划留学”相比,轻松了不少。在全球化浪潮中,中国需要拥抱世界,正视现实吸取外国优秀经验。留学在这种环境下就成为了一个“跳板”,一个可以使自己跳得更高更远的跳板。

        如此看来,留学梦是被市场需求所影响,毫不吝啬的说是现实让留学生浪潮越滚越大。国家经济能力提升和人民币升值为留学热也奠定了经济基础。

        李雨濛,现在正在英国读预科。在她的眼中,留学是开阔自己视野的绝佳方式。“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漂洋过海就是为了看看地球另一端的世界。”她如是说道。

        资料显示,美国驻华使领馆2007财政年度给中国大陆颁发了51546个学生签证,比2006财政年度增加40%。在中国大陆地区,目前学生签证的通过率高达80%左右。合作需要双方的配合,这种配合建立在双方的共同利益之上。我们看到的是留学生浪潮的涌动,而另一方面,他们学成之后的选择也应该是我们注意的。

        李雨濛在思考是否会在学业有成之后回来的问题时,聊天窗口停滞了许久,不再闪动。数分钟后一段颇长的文字闪现了出来。她说“我觉得现在出国容易多了,我挺喜欢经历这种丰富的生活而且可以磨练自己。在这里我看到的是先进的技术跟不同的生活理念,但无论怎样,我觉得还是会选择回家的,因为我的梦想虽然是出国留学,但更重要的是培养我自己的性情、开阔眼界。”

        从李雨濛话中不难看出,留学梦能满足提升自我的需求。走出国门前,获得的是能应付外国人的英语。走出国门后,我们能收获高含金量的文凭、国际化的视野与交际圈。
        留学——一个被现实压抑、一个能收获变形满足的梦。

留学亦迷茫

        英国推行“国际毕业生计划”、加拿大放开聘用留学生限制和放宽工作签证申请等都表明,国际留学市场纷纷将重心放在了中国这块“香饽饽”上。留学变得越来越容易。

        这“容易”的留学的背后,是否意味着出国即可成功呢?

        “我除了英语比较好,其他成绩一般,我希望通过出国来避开高考,差不多准备半年就申请好了”。夏立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读了一年的设计专业的预科,但一年之后,他还是决定归国。跟夏立抱着一样想法而选择出国的人,恐怕不算少数。选择留学或许不用挤上高考这座独木桥,但如果没有明确的计划,国外的生活也同样意味着将跟国内的大学生一样——迷茫。“我每天做设计要到凌晨两三点,早晨还要赶火车去上学,可是我时常感觉很迷茫,闲着的时候不知道该做什么,忙起来的又不停的问自己‘这有什么用呢?‘总觉得是瞎忙。”

        当留学与自己预期的情况不同的时候,在他乡的学子们能有什么选择呢?咬牙坚持或者颓废虚度或者决定回国,像夏立一样在国外学习一段时间才发现专业不合适的,即使是在国内的大学里,恐怕也不在少数,但像他一样能够选择回国的,恐怕并不算多。毕竟出国留学这个梦想,谁都不想让它夭折在自己的怀里,大多数情况下,在意识到面对留学生活其实已经失败的时候,一部分留学生仍然选择让自己浑浑噩噩。

        新东方雅思口语老师王冬说道,“如果到了国外,你住在周围都是中国人的地方,每天说着汉语,打着游戏,混日子。那就会成为留学垃圾,我们必须积极起来主动去适应国外的生活,才能真正学到东西,希望大家不要成为那些留学垃圾,他们的数量可不算小。 ”

        夏立在墨尔本皇家理工留学期间,除了学习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打魔兽世界、DOTA、LOL等游戏,并且在游戏里认识了不少“好基友”,“别看是游戏里认识的,他们待人真的很好,带着我们出去玩,在我回国的那天,他们还特意请假来机场送我。”

在归国之后,夏立带着礼物去见了出国之前他去告白的女孩,但自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我,还把我拉入了黑名单。”

        当被问及他是否后悔出国留学时他想了一会儿,答道:“我还是学到了很多的,现在我是半工半读,上班跟学编程的过程中,在澳洲学到的人情世故帮了我很多。”

在希望“留学成功”的路上,留学生们的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花费巨资通过留学中介送孩子出国留学,除了可能被推荐进一家不被教育部认可的“野鸡大学”,更多的时候学生所要面对的是国外不同的培养模式和专业学习上的迷茫。在国外,当大部分时间都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时候,这才是真的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没有目标,持续迷茫,“留学垃圾”这样恐怖的字眼,很可能就会落到自己的身上。

梦开始的地方

        留学是个美丽的梦,它夹杂着人们对于国外生活以及对于一个更成熟的自己的向往,当人们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地方,此时,梦才只是刚刚开始。

        金雨洁,就读于美国常青藤之一的普度大学,学习精算专业。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金雨洁出国之前就像个“假小子”,留着短发。而现在的她,长发飘飘,长裙依依,“我以前的同学说我出趟国跟整容似的”。

        难道只是到了美国,就让“假小子”开始变得细腻成熟起来了吗?

金雨洁刚到普度大学的那段时间的日志里有一篇名叫《金雨洁我瞧不起你!你好意思不努力不!?》的日志,她在其中写到:“金雨洁!你爸妈租房子送你出国你好意思每天想着什么都不做不!金雨洁我瞧不起你!”,字里行间都有她对自己发泄式的鼓励。

        在留学生活中,人们印象中的语言、文化、节奏等等问题都变成了迎面而来的利刃,稍不留心,都可能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在到达梦寐以求的大学之后,很多人才在实际上真正开始了真实的追梦之旅。

       “数学还比较简单,即使有些不清楚了只要拿到题就能做,但物理就完全不行了,高中物理讲到重头戏的时候我正在青岛准备托福呢,现在一到晚上我就开着QQ,有不会的就问高中的好哥们”,尽管如此,为了准备Presentation金雨洁也是时常学习到深夜。

         除了学业,还有经济方面的压力,为了写论文一定要读专业书,而那些著述——实体书要150刀,电子版的则要100刀,金雨洁在普度的同学跟她说“在美国你要换算成美国人的消费水平,别总是换算成人民币”,金雨洁回道:“可我父母的工资水平也不是美国水平啊”。最终她选择了相对便宜的电子书。这也提醒了她需要自己打工来减轻父母的负担,她开始加入食堂的“刷碗工”行列,据学姐计算,这份收入应该够她支付大部分生活费用。

        成长也就是在这些点点滴滴的日子里发生的,当金雨洁度过12个小时的空中旅途到达美国的那一瞬间,她或许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回国的12个小时,是如此的短暂。

        金雨洁在回顾过去一年的美国生活时,觉得异常的充实,并且很珍视那些奋斗的日子,或许有过怯懦的时候,但“我们都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可回去是不可能了,没有退路了。”

       “如果不是抱着坚持到底的信念而决心在国外奋斗的话,那留学也就没什么用途了”在日本学习经济的杨成文在提到留学生活的时候这样说道。在上一次的考试中,他是班里唯一一个分析数学及格的学生,并且在准备继续申请奖学金。

        纵使经历不同,坚持奋斗的留学生身上总会闪现出相似的光芒,他们用好奇的目光观察着别国的同时,也在为自己的梦想立下一个个指向标,哪怕前方道路荆棘,也如同荆棘鸟一般,用生命吟唱梦想,至死方休。

         留学这个梦想,更像是一场赌博,赌注是自己的青春、父母的希冀,而收获最多的,可能是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被压力击垮的人只得狼狈逃窜——回国或者自暴自弃,而那些迎着压力而上的人,才能真正算是追逐梦想、不断前进。

        留学梦会因在国外不同的选择在噩梦和吉兆中反复跳跃。当你面对陌生的环境,压力无处释放的时候,也许你会觉得曾经的梦想只是个一戳即破的泡沫,反而会去羡慕国内同学安稳平淡的生活;当你领略国外的优美风光跟异域风情的时候,也许你会觉得梦想中的天堂就是本该如此;当你出国后因环境影响而改掉某些陋习有所成长的时候,你会佩服自己的毅力和不断提升的能力。

        国内也好,国外也罢,回到市场需求来看,社会看重的毕竟不仅仅是高学历。洋文凭跟真本事,二者得兼方为真正法器。而留学能不能成功,更多的是在于是否能够坚持梦想、奋斗不息,顺利出国的机会只是跳板,至于有它助力的人能跳多高,这要因人而异。

【采访策划】

受访人初定

夏立,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预科一年。后选择归国,现居杭州,学习编程。

金雨洁,留学美国普度(Purdue)大学。学习精算。现居美国。

李雨濛,留学英国。预科生。现居英国。

杨成文,留学日本,2+2,经济专业。现居日本。

新东方雅思口语老师王冬,指导学生出国经验丰富。

采访时间初定:

4月22日-4月28日

采访方式:

由于受访者大部分在国外并且有时差,所以采访选用网上联系。

以QQ信息、微信语音通话、网络视频等方式进行。

期间保证采访时间内网络畅通,电脑、手机电量充足,做好记录。

对老师的采访主要采用电话采访。

问题拟定:

李雨濛:

1、决定出国是自己向家里人要求的还是家里人为你安排的?

2、高中第三年是不是一整年都在忙着备战雅思、递交申请?还做了什么准备吗?

3、在向英国高校递交申请材料的时候付出了多少心酸?面对未知的世界没产生退缩感吗?

4、现在你已经生活在英国了,预科生活还算让你满意吗?有惊喜吗?

5、对未来大学生活有怎样的期待和规划?

6、是否有成材后报效祖国的打算?

夏立:

1、放弃国外学习,从而回国对你来说是个突然的决定吗?

2、留学费用跟专业问题,哪个才是促使你最终回国的真正原因?

3、现在的工作具体是做什么的?跟你所学的设计专业有关系吗?

4、约定采访时间的时候你说你现在每周二四六要上学,周三周五要上班,那你现在在学什么呢?

5、既然工作了是不是意味着你要承担起一部分生活的责任了?有什么是你在澳洲学到的,在工作中又能够应用到的呢?

6、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出国留学,你还会不会选择出国呢?

金雨洁:

1、从你准备出国的那段时间的日志不难看出,你当时很迷茫,并不是坚定的为了什么而出国?

2、现在找到目标了吗?

3、选择打工了吗?有没有经历大家所说的“在国外洗盘子”的经历?

4、上课还算顺利吗?学习精算是不是意味着除了语言这一关,还要提升对数字的敏感程度?

5、背着压力前行路一定不好走,你通过什么来缓解压力?

6、有没有人中途退缩,不再呆在那里了?这算不算是拥有勇气呢?

6、马上考完试就能回国,如果有亲戚家的孩子向你咨询关于出国留学的事情,你最想告诉他们的是什么?

媒体定位:

《中国青年报》

【采访手记】

(冯丽)

定题不易

        梦想、机会、奋斗、创造,四个词基本上就能确定一个思路了——怀抱梦想、抓住机会、奋斗不止、创造价值。

        周围的很多同学都开始联系成功创业的校内外成功人士:靠送水赚百万的学长、弹得一手好琴得了国家奖项的同学、创业中心有不凡成就的人……看着大家都开始行动起来,每天忙着想问题、预约采访对象、出门采访、整理记录……我反复的问自己:难道只有成功了,才算是将梦想创造出了价值吗?我是要提供一种看问题的角度给大家,还是要单纯的扣题、报道一种成功的范例?我要跟大家一样吗?

        每这样自己问自己一次,就越坚定的觉得:应该去找自己看到的,而不是大家看到的东西。

        即使是这样,前期的时候还是很迷茫的。

        在新闻之梦的宣讲仪式上,有个学姐讲话时说我们这一届比上一届要幸运的多,因为题目范围很窄。这句话实在让我难以认同,上一届的题目是转型社会下的90后,把社会背景跟受访范围都限定了,而我们这一届简言之就是三个字“中国梦”,如果单纯去看题目的话,怎么可能是范围更窄呢?除非你把梦想成真都理解成——有工作、有钱赚。那我只要去找一个年纪轻就有了工作并且工资不菲的人就好了。

        可这样不行,如果所有梦想都只注重结果了,那我会觉得梦都是空心的泡沫,随时可能破碎之后溅我一脸的水,让我惊醒。

        徐晓波老师两次问道:“现在的人还有梦想吗?”

        我问自己,我还有梦想吗?我所看到的人们还有梦想吗?答案是,有!

        想起看刘瑜随笔的时候,非常羡慕她在美国英国那段时期内所观察到的事物,更重要的,是那种观察事物的角度。我想,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将内心锻炼的足够强大,洞悉事物、淡然自若。

        打心眼儿里觉得其他人也是有梦想的,不是那种每天呼喊的梦想,而是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开间咖啡店、写本书、拍部电影、做个厨师、拥有自己的房子、骑车环游世界……有些很小资,有些很现实,有些无厘头,但确实有人每天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座名为梦想的城堡,或急或徐,终归会到。

        在我思索的这些天里,恰好碰上好友在决定出国的事情,这件事提醒了我:现在不是很多人都有着留学梦吗?那么我何不就报道留学这件事?

跟搭档商量之后,分析了几个角度并且初定了几个可能的采访对象,才真正开始了这次的“新闻之梦”。

采访即聊天

        虽说几乎都是同龄人,但面对在国外明显经历比自己丰富、看问题比自己深刻的采访对象,难免会有些紧张,尤其是在想到对方此时此刻正处于大洋彼岸的时候。对方每回答一个问题之前,我都怕问题太过突兀而让对方无言以对。幸好,采访过程并没有设想的那样可怕。

金雨洁在受访的那几天正好在准备期末考试,但她表示“聊天的时间还是有的”。因为她本人很喜欢记录自己的心情,所以她的空间里记录了她从上了高中到出国的很多心情,她在答应接受采访的时候提醒我,“你可以先去我的空间里看看,里面有很多当时的心情。”

        我用了一整个下午读完了金雨洁在这几年里的空间日志,这比看多少关于出国可能遇到的问题都要有用的多。采访的过程如她所说,真的是聊天,聊生活聊学习聊理想,问的问题不多,大多数时候都在听她讲故事、碰到的有趣的人,当然也有辛酸的经历,特别是她在刷盘子的时候,“还真是!到了国外就是刷碗工!”

        相比采访金雨洁的时候,采访夏立的过程是最出乎我意料的。决定好了要进行留学方面的报道之后我马上就联系了夏立,两年前在搜集关于海外风光的时候认识了夏立,他行动力极强,当年在听说我需要他介绍一些澳大利亚的风光的时候,马上拿着相机出去拍了一天周边的特色建筑跟风景照片,在那次之后,我们也经常有些联系。所以对于夏立一年的留学经历,我算是比较熟悉的,但当真正与他谈及留学的经历的时候,我却能明显感觉他不太愿意去分析那段经历,更情愿把那些事情单纯的当成宝贵的经验。“回忆可以,千万别问我为什么。”

        感受到他这一方面的排斥,我只能提前问他关于恋爱问题,问他当初他告白的那个女孩儿现在跟他关系怎么样了,因为他当初是告白之后就出国了,所以这次他回来带了礼物去道歉,可惜见面之后他被拉入黑名单,彻彻底底被拒绝了。知道这结果之后我问他是不是后悔出国,如果再有一个机会,他会怎么选择……他才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说不后悔,因为他真的学到了很多,之后他把那些他所学习到的人情世故一一道来。还分享了被国人房东骗的经历以及他对澳洲房东认真负责态度的嘉许。

有了前两次的采访经验,跟李雨濛聊天的过程顺利的超乎想象,而且她跟前两者明显不同的是,她在准备出国材料时期的精神状态,“我越到越有挑战的东西越兴奋”。跟她交流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子积极向上的味道,十分愉快。

        采访杨成文的时候他恰好丢了自行车,而他在之前还提到过,日本的自行车还从来都不怕人偷,“你看到的都是没锁就放在一边的自行车”,当我借机调侃他的时候,他表示“这就是给我个机会去日本的警察局转一转嘛”。因为杨成文本身是学日语专业的,在日本学习的是经济,所以我问他是不是打算继续在日本读下去然后回国来教日语,“近期就快要毕业了嘛,我确实在犹豫要不要考日本的研究生,但这边开销太大了,一个月大概要七八千人民币,虽然打工赚的钱勉强可以支付,但我要好好想想……”在这之前,我以为对于在三家便利店打工的他,经济应该不是主要问题的,看来,有时候还是要少“以为”的好。

        这几次“聊天”,不仅让我结识了好朋友,也对留学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不单单是我们最初定下的主题里那些简单的文字,更让我看到了它们背后的故事。

采访不过一瞬,写作才是硬伤

        跟采访之前定主题、想问题所花费的时间相比,采访用时真的很短,每天一个小时左右就完成了,整理采访文字也不难,难的是如何把这些素材应用到新闻稿里去。

        怎么才能把这些人这些事写得清清楚楚还能让别人看到其中的脉络,这是写稿之前一直在头脑中盘旋的问题。虽然看了很多别人的采访稿成品,但从来没有自己写过,所以写稿的过程痛苦不堪。

不知道该把采访对象放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遍一遍地盯着主题看。我想让大家看到,有梦想不够,光留学不够,留学只能是追求梦想的跳板而不是单单出了国、不努力只悠哉游戏就算是实现梦想了。夏立即使留学失败了,还是继续为了梦想奋斗下去的。更多的人,像金雨洁一样,在国外有着精神上的迷茫跟生活上的忙碌,一直坚持奋斗着,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

        这么想着,才终于有了一条明线:有梦想——梦想实现没那么容易——我们要奋斗。

有商有量的写下来,彼此相照,不禁觉得有个搭档真好。但另一方面,也在提醒自己,写作这块硬伤不能让它就这么烂在骨子里了。 有时候有些想法,如果只是想法,那么它永远都不可能呈现出来,当我想做什么的时候,马上去做,才能知道我到底能不能行。跟写新闻一样,看再多,一篇不写,轮到自己来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如同口齿不清的老人——我记忆中有很多的故事、很多的人,可是我讲不清楚了。

        现在为时不晚,我能做的只能是磨练磨练再磨练。

我们所缺的无非是坚持

        鲁迅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听了那么多的人讲他们在国外是怎样坚持梦想的,浑身都充满了正能量。

成功留学了,到了国外,如果不坚持自己心中本来的那些打算,最后只落得个落魄归国,那可不叫留学成功。

        其实,在参加新闻之梦的过程中,坚持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定主题的时候反复纠结那些问题的时候,我都曾经有过“随便写写就好”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组队,可能我会选择轻松写一篇似是而非的报道,如果不是因为要把新闻之梦作为期中考试,可能我在报名之后发现如此“麻烦”,就索性不去交作品了,如果不是因为……

面对一个想要放弃的自己,可以讲的理由实在太多了,任何一个可能都让我放弃。但一想到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即使面对更大的苦难与挑战的时候都未曾轻言放弃,我凭什么就这样轻易的破坏自己的梦想呢?

        一旦想要坚持下来,所有的那些理由又变得不值一提,有几个中午自己一人坐在教室里用纸笔构思,头脑中那个思考的过程更像是自己在跟自己的对话,时而惊喜自己的某个想法,时而又觉得某个想法幼稚毫无深度,忽然就明白了有人说过的那种——“我用一个上午来加上一个逗号,又用一个下午来去掉那个逗号”的感觉。

也许终有一天我会忘记在这次参加新闻之梦当中的很多细节,但我绝对不会忘记那几个中午,独属于自己的时光。那段名为坚持的时光。

(杜鑫)

意料之中的题目

        在“中国梦”这个大背景下,“梦想”意料之中的成为了今年新闻之梦主题词中一个。在我看来,梦想与其它三个词并非孤立排斥存在的,追梦的路途中有许多机会,抓住机会需要的就是努力去为之奋斗。从小长辈、老师都会反复问我们“你的梦想是什么?”。也许当年我们都还小,随口而出的就是“科学家”“宇航员”,当我们有了独立的思想,仔细想想我们还保存着当初那份纯真的梦想吗?今年的题目也许就是我们当代大学生的一个警钟,我们的梦想到哪去了?

        初一看题目,我反应到的就是关于职业选择和规划的问题,自认为甚是切合题意。你所选择的道路就是你希望走下去的,这条路的终点不就是你的梦想吗?这个设想一度成为我所选定课题,跟冯丽组队后,她建议我们都多花一点时间想想,最好能多找几个备选题。此时,许多同学已经开始行动,他们想采访各类,各层次的正能量人物的消息传入了我们耳中。不屈于常规的冯丽,提出“成功才算是创造了价值吗?”这样一种观点。与此同时,我发现我们选择的道路也可能是被逼无奈的选择。因此,果断抛弃最初坚定的选题,转而选择一个能利用身边有效资源又不落入过分推崇正能量的题目。

意外的收获

        在我们为选题而绞尽脑汁的时候,冯丽的好友正在纠结于出国与否。于是题目也就顺势而生了。她身边出国的朋友很多,采访的重任也就交在了她身上。当时我在忙于毕业生论坛的采访。转念一想,毕业生中也有出国的,正好利用此次机会详细了解他们是怎样确定出国的目标、是怎样准备、又是怎样付出为留学梦而奋斗的。与毕业生的交谈,看到的都是正能量的东西。他们有明确的出国目的,也没有走中介这条捷径。他们也会纠结之后考博的打算和是否回国。但这不妨碍他们留学的整体规划。有了这些经验,也算是为完成之后的报道打下了基础。

凌乱的思绪

        写出报道远比我想象中的困难。首先在报道的立场方面我们就有一定分歧,到底是做成批判型还是中立、亦或是最终终稿想主要通过正反两面事例来表现“在哪付出努力都不影响成功的结果”的效果。标题的敲定也历经了一些曲折,起初文艺度的调试到最后选择了一个直接清晰的标题。这中间风格的转换也是我们对深度报道概念明晰的过程。凌乱的当然不只是这些,要将几小时的采访内容融入进几千字的稿件中,还得将采访素材放入报道中与之对应的部分之中,自是不容易。如果是一个人组队,事情的解决会远比现在要难。在不断的讨论中我们才知道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此次经历必定将成为今后回忆青春时最美的素材之一。

梦开始的地方

        采访过程中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梦想”需要坚持。脑子里一天一个主意,一天一个梦想,最后得到的收获可能不过是最浅层的而已。采访的中中,绝大多数为出国付出了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别人在空闲时间逛街、看电影,他们就只能为梦想去坚持学习。反观新闻之梦的由来,是为了引领广大新闻爱好者追逐新闻的梦想。多少人在追逐新闻梦想的途中因为种种主客观原因偏离了新闻要客观的轨道。让学新闻的,看新闻的都感到了迷茫。新闻之梦的开始,是我们重新树立梦想,为之努力的开始,连梦想都不去坚持,那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坚持。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3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ocus Studio